分享到 微博 QQ 微信

安邦集团吴小晖和特朗普女婿谈生意

老虎财经综合 2017/01/09 18:47 55258
安邦人寿   保险   
安邦集团吴小晖和特朗普女婿谈生意
©视觉中国
"据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的女婿已经开始参与美国政策指导、人事选择,并在外国领导人、白宫和特朗普之间担任中间人。即便是安邦这样的公司,也看到了特朗普的女婿合作展开新项目的机会。"

11月16日晚,一群高管聚集在曼哈顿中城华尔道夫-阿斯托里亚酒店(Waldorf Astoria)La Chine餐厅的包房里。餐桌上摆满了中国美食和2100美元的拉菲(ChâteauLafite Rothschild)。桌子一端坐着吴小晖,他是华尔道夫酒店的所有者安邦保险集团的董事长。安邦拥有2850亿美元资产,是一家所有权结构神秘莫测的中国金融巨头。吴小晖近旁坐着纽约知名房地产投资者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其岳父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刚刚当选美国总统。


这是一个对双方都很喜庆的时刻。


库什纳娶了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自己也是特朗普最亲密的顾问之一,吴小晖和他在曼哈顿的一个合资项目就快要谈成了。该项目将要重建第五大道666号,库什纳家族房地产帝国褪色的王冠。安邦与中国政府有密切关系,随着奥巴马政府官员审查外国投资、以防国家安全风险的力度加大,安邦在美国大举收购酒店的势头已经减缓。


两个知道内情的人说,吴小晖当时为特朗普祝酒,表示希望拜会这位候任总统,他相信特朗普上台肯定会对全球商业有利。


自当选以来,特朗普公司及其将面临的潜在利益冲突就遭受了严密的审视。但是,随着库什纳为自己在白宫的角色打下基础,他数以十亿美元计的家族企业库什纳公司(Kushner Companies),以及为岳父提供可能影响自己生意的政策建议时,他必须穿越的道德丛林,我们可以从华尔道夫酒店那个饭局中窥见一斑。


特朗普集团已经将侧重点从收购转向了特朗普命名品牌的推广,而库什纳执掌的家族企业是纽约及周围地区的重要房地产投资者。该公司在过去十年中参与了大约70亿美元的收购案,其中很多项目既获得了不透明的外国资金,也有金融机构的支持。库什纳的岳父很快就会参与金融机构的监管活动。


和安邦谈生意大约是六个月前开始的,以前未见报道,“当时候任总统还没有胜选,”库什纳的发言人丽萨·海勒(Risa Heller)指出。然而,当时特朗普刚刚赢得了共和党提名。虽然生意谈得很顺利,但库什纳的代表说,一些问题仍未解决。海勒拒绝概述这个项目正在讨论中的财务条款。


库什纳拒绝为本文接受采访。他聘请了华盛顿知名律师事务所威凯平和而德(WilmerHale)为他提供建议,以便在白宫担任总统顾问期间不会违反联邦伦理法律。该律所的结论是,联邦反裙带法律虽然是个潜在的麻烦,但它不适用于库什纳的情况。并非所有的道德专家都同意这个看法。虽然法律禁止联邦官员为自己领导的机构雇用亲属,但库什纳的律师认为,首先白宫并不是一个机构,不受这种法律管辖。


至于利益冲突,库什纳将需要披露有限的财务信息,让公众更了解他的持股状况。而且,与特朗普不同的是,库什纳必须回避对自己经济利益有“直接和可预测的影响”的决定,特朗普本人作为总统不受利益冲突法律的约束。


曾在克林顿政府任职的该律所合伙人杰米·S·戈雷利克(Jamie S. Gorelick)说,虽然计划还没有最终敲定,但库什纳正在采取重大行动,从家族企业中抽身出来。她说:“库什纳先生会认真遵守联邦道德法律。有关他将要采取的步骤,我们已经在咨询政府道德办公室。”



库什纳家族房产帝国


她说,他将辞去库什纳公司首席执行官的职务,而且尽管法律没有要求,他还将从“大笔资产”中撤出。她没有指明是哪些资产,但发言人海勒说,其中包括他在第五大道666号的股份。


这个计划是否有意义仍有待观察。库什纳的代表拒绝详细说明其在库什纳公司的个人经济利益规模,他们还说,他打算保留第五大道666号之外其他物业的利益。他还通过一个家族投资工具,在弟弟约书亚(Joshua)管理的一家私募股权公司中拥有股权,该公司进行了广泛的投资。


贾里德·库什纳周二刚度过36岁生日,他已经在参与政策指导、人事选择,并在外国领导人、白宫和特朗普之间担任中间人,这些都可能会对他的生意产生影响,即便是安邦这样的公司,也看到了与特朗普的女婿合作开展新项目的机会。


几个参与了过渡事宜的人说(像很多接受本文采访的人一样,他们也不愿意具名,因为没有讨论内幕事务的权限),库什纳在说服特拉普选择首席经济顾问时发挥了关键作用,特朗普在竞选活动中常常把华尔街巨头高盛当成攻击对象,但当选后却任命高盛总裁加里·D·科恩(Gary D. Cohn)为首席经济顾问。高盛公司借钱给库什纳公司,也是库什纳兄弟创办的一家房地产技术公司的投资者。


特朗普表示,他的正统犹太人女婿将在处理与以色列相关的事务中发挥核心作用,他称库什纳非常有才,乃至有助于“实现中东和平”。库什纳的公司从以色列最大的银行工人银行(Bank Hapoalim)获得了多笔贷款。即将上台的特朗普政府将会继承一宗司法部的调查,调查该银行帮助美国富人逃税的指控。


尽管缺乏外交政策经验,但是在对于美国一些最复杂的外交关系来说十分关键的时刻,库什纳的确正在成为一个重要的角色。


据两名熟悉交接工作的人士透露,库什纳也一直是特朗普一项最具争议的外交政策——他转向俄罗斯的立场——的主要支持者。该立场最近遭到奥巴马制裁措施的冲击,因为情报工作人员发现俄罗斯干预了美国总统大选,以利于特朗普。库什纳在地缘政治领域的影响也在增加,以致交接官员对奥巴马的白宫表示,需要引起特朗普注意的外交政策事务应该通过他的女婿传达,该消息来自一名接近交接团队的人士和一名对这项安排有直接了解的政府官员。



工人银行在特拉维夫的一个网点。该银行为库什纳公司提供了多笔贷款。


所以当中国驻美国大使在12月初致电白宫,表达一名官员所说的中国对特朗普与台湾总统通电话、打破长久以来的外交传统感到“极为不悦”时,白宫没有给这位候任总统的国家安全团队打电话。相反,它通过库什纳传达了这个信息,后者的公司不仅正在与安邦进行谈判,而且本身就有中国投资者。


伦理专家表示,尽管利益冲突法不够全面,但库什纳的多重角色必然会带来伦理问题。


卡普林与德赖斯代尔(Caplin & Drysdale)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曾在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的总统竞选团队担任法律总顾问的马修·T·桑德森(Matthew T. Sanderson)表示,与安邦进行的这类交易“或许并不违反利益冲突法,但它造成这样一种强烈的感觉,即一个外国实体在利用库什纳的生意试图影响美国的政策。”


他表示,不了解库什纳的股份情况和资产剥离计划,便很难评估他的提议的价值。桑德森还讲道,即便库什纳处理掉他在某些资产中的股份,“也会让我感觉是个权宜之计”,觉得它“还是会构成真正的利益冲突,会对特朗普的总统任期造成影响,导致美国民众质疑库什纳在政府决策中的角色。”


家族生意


和候任总统一样,库什纳也是靠一个成功父亲的财富起家。



左起;乔希、查尔斯和贾里德·库什纳,摄于2014年。该家族在多家房地产和私募股权公司拥有大量股份。


上世纪80年代,他的父亲查尔斯·库什纳(Charles Kushner)接手了自己的父亲——一名来自波兰的大屠杀幸存者——在新泽西的建筑生意。查尔斯把业务向办公楼和公寓领域拓展,最终建起一个价值10亿美元的房地产企业,成为民主党主要捐赠者之一,给新泽西和纽约的一些政治人物捐了款,并被安排进了纽约与新泽西港口事务管理局(Port Authority of New York and New Jersey)的董事会。


但公司收益该如何分配的问题引发了一场丑陋的家族内斗,查尔斯深陷其中,公司被搞得天翻地覆。闹上了纽华克一家联邦法院的大混战,以查尔斯签署认罪协议告终,他在2005年因逃税、干扰证人和非法提供竞选献金而被判两年监禁。这场家族内斗的战况异常激烈,查尔斯曾雇佣一名妓女去勾引自己的妹夫,然后录下两人在一起的画面,把视频发给了自己的妹妹。


父亲被定罪时,贾里德23岁,刚从哈佛大学(Harvard)毕业不久。2006年,他买下了《纽约观察家》,当时是一份颇有影响力的周报,报道纽约上层精英和高端地产很有名。那年他正在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攻读MBA和法律双学位。


目前尚不清楚他是在什么时候取得家族企业控制权的。该公司现在称,他从2008年开始担任首席执行官,但直到2012年以前,新闻报道都鲜少把这一名号安在他头上。然而,随着该公司跨越哈德逊河进军曼哈顿,库什纳很快就成了它的代言人,就像特朗普在几十年前离开皇后区奔赴大都会时一样。


2006年8月,查尔斯·库什纳结束联邦拘禁后立即在公司里重新发挥起了重要作用,直到今天依然深度参与公司事务。不过,在贾里德充当头面人物的日子里,公司很快就完成了迄今为止最引人瞩目的大动作:斥资18亿美元买下了位于纽约第五大道666号的摩天大厦——时至今日,这所大厦依然居于故事的核心位置。该价格创下了美国单所办公楼成交价之最——比卖家在六年前买下大厦时的价格高出两倍多。


这时候,库什纳遇到了他将要迎娶的女人:伊万卡·特朗普。“贾-万卡”(J-Vanka)登上了头条新闻,纽约的小报纷纷称颂房地产界出了一对金童玉女。


所有的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直到有一天戛然而止。前述交易达成一年后,过热的借贷市场陷入停滞,库什纳公司难以偿还其背负的大笔贷款——也难以保住位于纽约第五大道666号的物业。接下来的几年,向其伸出援手的有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一家大型私募股权公司;沃纳多房地产信托公司(Vornado Realty Trust),当时是特朗普名下两处最大产业的共同所有者;以及Zara的母公司Inditex集团,创办者是西班牙大亨阿曼西奥·奥尔特加(Amancio Ortega),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



9月,美国网球公开赛男子决赛的现场,观众包括,左上起顺时针:贾里德·库什纳、里昂·布莱克、卡莉·克劳斯、达莎·朱可娃、伊万卡·特朗普、大卫·格芬和邓文迪。


最终,库什纳的公司得以保全,而且他和特朗普小姐成了国际名流圈子的常客。


8月,他们被发现和默多克前妻邓文迪一起,在453英尺长的“日出号”游艇上。船的主人是娱乐业大佬大卫·格芬(David Geffen)。几周后,他们又被拍到和艺术品收藏家达莎·朱科娃(Dasha Zhukova)一起观看美国网球公开赛决赛。朱科娃的丈夫是俄罗斯寡头罗曼·埃博拉莫维奇(Roman Abramovich),他是普京亲信圈子的成员。


2012年起,库什纳公司开始大举收购,购入了至少120处地产。根据研究公司地产资本分析整理的数据,这些交易主要是纽约和新泽西已有的商业和住宅楼盘。


最近达成的交易包括以3.4亿美元收购耶和华见证人(Jehovah’s Witnesses)位于布鲁克林大桥旁的前总部,以3.45亿美元收购附近的一块尚未开发的土地。2015年,库什纳的公司还斥资2.96亿美元,从以色列人列弗·里维夫(Lev Leviev)手中买下了旧纽约时报大楼中的数层。里维夫是俄罗斯一家大型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董事长。


眼下,这家公司正逐渐向全国各地扩张——费城、巴尔的摩、俄亥俄州的托莱多,以及密苏里州的堪萨斯城。在芝加哥,它拥有AT&T中西部地区总部所在的建筑。总体而言,该公司拥有2万逾套公寓和大约1400万平方英尺的办公空间。



11月,高盛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加里·D·科恩在特朗普大厦。科恩被提名为特朗普的首席经济顾问。


2013年,他在曼哈顿中城的大人物会面去处Michael’s餐厅参加了一场会议,据参会者之一、库什纳旗下房地产刊物《商业观察家》(Commercial Observer)的时任编辑乔撒姆·塞德斯特罗姆(Jotham Sederstrom)所言,他高声引用说唱歌手Jay Z的歌词总结自己的投资: “我不是生意人;我就是一门生意,伙计。”(库什纳通过其发言人否认自己这样说过。)


现如今,他和伊万卡·特朗普已经成为国际知名的人物。


去年8月,有人看到他们和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的前妻邓文迪一起出现在娱乐业大亨大卫·格芬(David Geffen)的那条453英尺长的旭日号(Rising Sun)游艇上。几星期后,他们在和艺术品收藏家达莎·朱可娃(Dasha Zhukova)一起观看美国网球公开赛决赛的时候被人拍下了照片。朱可娃的丈夫是俄罗斯寡头罗曼·阿布拉莫维奇(Roman Abramovich),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总统的心腹之一。


投资者和债权人


库什纳父子在拓展自己的企业王国之际,必然也拓展了投资者和债权人网络,根据房地产资本分析公司的数据,他们的债务至少为38亿美元。


借钱给他们的包括黑石(Blackstone)等私募股权巨头、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和高盛(Goldman Sachs)。另外一个贷款机构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刚刚就出售有毒抵押债券一事与美国司法部达成了一项价值72亿美元的和解协议。但是,由于被指掩盖了帮助把俄罗斯客户的资金转移到境外的交易,该银行仍在接受调查。



库什纳公司持有的物业,左上起顺时针:第五大道666号;位于布鲁克林的前耶和华见证人总部;《纽约时报》老办公楼;泽西城的特朗普海湾大街(Trump Bay Street)。


除了房地产,库什纳还涉足了华尔街、医疗和科技等领域。


他间接投资了弟弟约书亚(Joshua)的兴盛资本(Thrive Capital),一家价值15亿美元的风险投资公司。该公司已经对美国及海外的数十家公司进行了超过100笔投资。其中包括在2013年借《合理医疗费用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的东风成立的医保公司Oscar——特朗普发誓要废除该法案。Oscar的投资者包括香港富翁李嘉诚以及中国的平安保险公司,后者和中国前总理温家宝的亲属有密切的关联。


库什纳兄弟俩和一位朋友共同创办的Cadre——一家注重科技的房地产投资公司——已经从俄罗斯亿万富翁、科技投资人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和中国亿万富翁、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那里融得了资金。高盛给这两家科技企业都投了钱。


不过,库什纳用于多笔房地产投资的钱到底来自何处,依然是个谜。该公司在其网站上列出了数十个合作伙伴,但并未公开这些公司背后的个人。


库什纳最近的一个项目是泽西城的一栋以特朗普为品牌的豪华公寓楼,已于去年11月开业。这个项目募集到的资金有将近四分之一来自名字未披露的中国投资者,金额大约5000万美元。



安邦保险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吴小晖,是一位拥有华尔道夫-阿斯特里亚酒店的中国金融大亨,控制着价值高达2950亿美元的资产。


这些投资者都受惠于一个以50万美元的投资换取两年期签证以及永久居留权途径的联邦项目。该项目名为EB-5,作为一种成本颇为低廉的融资方式,日渐受到房地产开发商们的欢迎;在2015财年,国务院发放了9764张EB-5签证——绝大部分申请人来自中国。


但这个必须定期得到国会授权才能延续的项目,最近受到了批评。政府问责局(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发布的几份报告称,该项目中的背景调查并不充分,防止非法融资的保障措施也很宽松。这些说法引发了人们的担忧。政府问责局发现,一名申请人没有报告自己和许多家中国妓院之间的潜在财务关联。


而库什纳和安邦的吴小晖也正在继续洽谈。在中国,吴小晖是政治人脉最强的人物之一。


安邦招致审视


2015年,库什纳开始追寻一个关于第五大道666号的宏大愿景。著名建筑师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受邀提供一套设计方案,以便把这座高40层、采用铝板立面的1950年代办公楼改造成高1400英尺、拥有购物中心、酒店和住宅的摩天大楼,高度是当前的几乎三倍。


但这一计划需要钱。库什纳在2011年设法保住了自家的这处旗舰产业,可它依然负债累累,到2019年有11亿美元的债务要还,而它的很大一部分商业办公空间处于空置状态。


在2004年以汽车保险业务起家的安邦,已经成为美国房地产市场上最积极的中国买家之一,并且开始投资于酒店业。但安邦自身有一些问题;它那复杂的所有权结构引发了华尔街人士和华盛顿当局的关注。


时报去年报道称,安邦为数十家公司所有,这些公司的所有者则是受控于大约100人的许多壳公司,其中很多人都和中国的一个县有关联,也就是吴小晖的老家。吴小晖本人的权势部分来源于他的婚姻。他的妻子卓芮是带领中国摆脱毛时代混乱局面的领导人邓小平的外孙女。吴小晖的一个居于中心地位的生意伙伴是一位解放军元帅的儿子。他还把几名曾在政府的保险监管机构任职的人招揽进了公司董事会。


安邦的结构引发了对其真实所有权的怀疑,导致包括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在内的一些华尔街公司选择不为其在美并购业务提供咨询,因为它们无法获得“了解你的客户”这一原则所需的信息。


安邦与中国政府之间的深厚关系还导致一项总统惯例被打破。长期以来,美国总统一直下榻在华尔道夫(Waldorf),但2015年9月奥巴马前往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 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一场会议的开幕式时决定另寻住处。当时,美国官员对这一改变的原因含糊其辞,一名高级国家安全官员提到了安全、反情报和网络监视方面的担忧。


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也给安邦在美国收购其他物业的行动带来了麻烦。



去年11月10日,库什纳(左)和奥巴马总统的幕僚长丹尼斯·麦克多诺(Denis McDonough)在白宫会面。


10月,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表达担忧,收购圣迭戈科罗纳多酒店(Hotel del Coronado)的协议告吹。该委员会由九个联邦机构的负责人组成,负责对涉及外国政府及政府关联公司的交易的国家安全风险进行审查。科罗纳多酒店位于一个海军基地附近,邻近国家安全基础设施的协议往往会受到更加严格的审查。然而,安邦成功收购了包含在该收购协议中的其他酒店。


去年,安邦试图收购连锁品牌喜达屋酒店(Starwood Hotels),其140亿美元的出价高过万豪(Marriott)。外界广泛报道称,该协议将会接受上述委员会的审查。尽管各方均表示相信协议会通过审查,但最终安邦在提交该程序要求的详细内部信息之前放弃了。


此外,安邦还计划出价15.7亿美元收购总部设在得梅因的信保人寿保险公司(Fidelity & Guaranty Life)。这一消息最早是在2015年11月传出的。尽管收购计划已得到了又称Cfius的该委员会的批准,但在纽约州金融服务局(New York State Department of Financial Services)要求获得更多有关安邦持股结构的信息后,安邦停下了脚步。


但安邦非常精明。该公司的高层同本杰明·M·劳斯基(Benjamin M. Lawsky)建立起了关系。后者在2011年5月到2015年6月间担任纽约州金融服务局局长一职。据知情人士称,正是劳斯基把安邦介绍给了库什纳公司。劳斯基当时已经成为咨询师。劳斯基拒绝置评。


库什纳的发言人海勒证实,库什纳发起了此次洽谈。库什纳公司甚少披露有关该合作项目的其他信息,只说如果敲定协议,安邦将成为重建该大楼的股权合伙人之一。安邦拒绝置评。


海勒称,库什纳在华尔道夫同吴小晖11月16日共进晚餐,正是大选后一周,纯属巧合。她补充说,在那之前共进晚餐一事已经筹备一段时间了。


据海勒称,到双方会面时,库什纳已决定将包括与安邦的业务在内的某些业务关系转交给库什纳公司的其他人,并且正是出于这个原因,他才邀请了自己的父亲和库什纳公司的总裁劳伦特·莫拉利(Laurent Morali)。她说他计划在与安邦的协议敲定前出售在第五大道666号的股份,但她拒绝透露潜在买家的姓名以及库什纳的预期售价。


海勒还在声明中强调,美国“未发现安邦是一家国有企业”。鉴于宪法的薪酬条款禁止收受外国政府或国有公司的金钱和礼物,这一点在法律上颇为重要。


她说,如果与安邦达成协议,库什纳公司将争取从联邦政府获得一切必要的批准。她表示有信心让协议得到外国投资委员会委员的认可,并以该委员会没有阻止安邦购买华尔道夫-阿斯托里亚(Waldorf Astoria)一事为证。


到1月20日特朗普就职时,该委员会将由他的内阁成员组成,程序决定了总统具有最终裁定权。


特朗普对这种程序并不陌生。竞选期间,他多次指责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担任国务卿和外国投资委员会委员会期间支持的一项协议,让其家族慈善基金会的捐赠者受益,同时让俄罗斯掌控了美国大约20%的铀矿产量。


在中国问题上,特朗普嘴上强硬,指责北京操纵货币并增加了贸易战的可能性。但这是否只是一种谈判策略还有待观察。这位候任总统自己在财务上和中国有着复杂的联系:他持有30%股份的一家合伙公司欠一批债主约9.5亿美元,而债主之一便是中国银行;此外,特朗普大厦(Trump Tower)最大的租户之一是中国另一家国有银行中国工商银行。


在安邦备受争议的情况下,库什纳让谈判处于保密状态。但11月16日在华尔道夫共进晚餐一周后,库什纳的父亲又和吴小晖在该酒店共进午餐。在库什纳的父亲离开后,吴小晖明显兴致很高。


据当时在场的一名人士称,吴小晖用英语对尚未离去的随从高喊,“我爱你们。”


本文作者Susanne Craig、Jo Becker和Jesse Drucker。


Nina Bernstein、傅才德、Megan Twohey、 Leslie Picker和Charles V. Bagli对本文有报道贡献。Kitty Bennett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陈小玲编辑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授权或独家投稿给环球老虎财经发表,并经环球老虎财经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环球老虎财经)及本页链接。

举报
相关资讯
请选择举报类型 举报描述: 提交
谢谢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