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微博 QQ 微信

美国股市在趋向新高还是趋向大崩溃

阿尔法工场 2017/05/18 14:40 28694
美国股市在趋向新高还是趋向大崩溃
©视觉中国
"华尔街对美国股票市场现在在如此高的领地忧心忡忡。上周,纳斯达克综合指数,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和标普500指数都达到了新高并保持在这种高度,这三大指数比一年前分别上涨了28%,18%和16%。"

华尔街对美国股票市场现在在如此高的领地忧心忡忡。上周,纳斯达克综合指数,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和标普500指数都达到了新高并保持在这种高度,这三大指数比一年前分别上涨了28%,18%和16%。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标普500指数的近12个月盈利指数比历史平均水平高出了25倍。美国股市比全美国GDP总额高出150%,已经达到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时期的水平。


美国美林银行的问卷调查也显示有81%的基金经理人认为美国股市估值过高。


美联储也对目前的股市进行评估。美联储3月份的会议纪要在本月被披露,美联储会议纪要的说法是:“相对于标准方式估值,股价过高。”被投资者广泛应用的周期调整市盈率(CAPE,Cyclically Adjusted Price-to-earnings Ratio)达到历史最高的29点。


诺贝尔奖获得者罗伯特•希勒(Robert Shiller,耶鲁大学经济系著名教授之一)上周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财经频道也说到目前股市估值过高,而历史上也只有两次类似于现在的水平,分别是1929年的经济大萧条和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时期,目前的股市估值已经超过了金融危机之前2007年的估值,然而希勒教授表示市场仍然有继续发展的空间。


在市场的欢快情绪后面是一些黯淡无光的经济报告。根据美国商务部的预分析报告,美国经济增长率在今年第一季度是最近三年来的最低,在排除通货膨胀的影响下,美国GDP在第一季度增长0.7%。


制造业指数在今年四月份降到近四个月来的最低,推动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消费者支出指数与三月份持平。


但也有积极的报告,根据FactSet研究系统公司(该公司总部设在美国康涅狄格州诺瓦克,为全球主要金融机构的分析员、证券管理员和投资银行家提供相关金融数据和分析),标普500指数的公司的收益报告显示达到了近6年来两位数的利润增长率。


而且市场上对特朗普政府将联邦企业所得税税率从35%减到15%和减少对经济干预的规定也在对市场有刺激效应。


沃顿大学金融学教授耶利米•席盖尔(Jeremy Siegel)在沃顿商业电台频道也评论到:“现在最为刺激市场的重要因素是公司和个人对公司盈利能力的前瞻性指引,而且这是多年来的第一次,这种前瞻性指引取得市场的普遍共识并在某种程度上还有提升,而在过去,公司在年初对盈利前景的美好展望通常都在后期得到很大的市场修正。”


席盖尔教授还说到:“但是在过去的几周里,我观察到市场普遍保持着对2017年全年的乐观情绪,如果经济持续向好,标普500的盈利能力会达到18倍的新高,这和让人有些恐惧的21或者22倍相比较还是比较合理的。”


席盖尔教授在早些时候就已经修正了他对道琼斯指数超过20,000点的预测。


他还表示目前的低利率环境和前瞻性指引以及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复苏对于股票市场是非常大的利好。


席盖尔还说到:“这还没有将特朗普的减税的大利好包括进去,减税成功的话将是一个额外的利好。”


席盖尔也指出席勒的周期调整市盈率是有局限性的,他在4月27日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财经频道的记者说到:“当席勒谈论估值或者市盈率的时候,他使用了10年期的滞后平均数,这期间包括了2008年的经济大衰退,这是非常保守的而不是华尔街通常用来分析市场的做法。我们现在处于一个整体来说非常低的利率水平,还没有到市场修正股票价格的时候。”


沃顿大学的会计学教授马太•赛德格兰(MatthewCedergren)说到:“上周法国总统选举中右翼候选人勒朋在第二轮败给了马克龙,法国大选尘埃落定,欧洲市场为此振奋。勒朋是反对欧盟和欧元区的,代表着法国脱欧情绪,这显示了欧洲大陆在英国脱欧后并不欢迎法国脱欧。我们看到在下一次法国选举中市场也不会欢迎勒朋,这样的乐观情绪振奋了欧盟,意味着欧元区不会瓦解。”


赛德格兰教授认为市场的市盈率在16的位置只是一个平均数,他评论到:“在很多年份里,市盈率都是在16以上或者16以下,在很多时候,市场是在历史平均水平之上进行交易的,而市场是能对此进行合理解释的。唯一能够衡量市场是否过热的就是日后的事实。”


这也就是说赛德格兰教授并不认为某些科技类股票达到600倍的盈利就意味着已经到了“互联网泡沫”的水平。


沃顿商学院高级研究员大卫•埃里克森(David Erickson),他同时也是美国柏尚风险投资公司(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的执行合伙人,也说到:“市场自总统大选后没有进行修正,我感觉到有些惊讶,而实际上还将一些能引起市场修正的因素都甩掉了。股票市场其实交易的是未来前景,现在的市场上是积极因素在起作用并进一步完善了市场。”


另一位沃顿商学院会计学教授保罗•费舍(Paul Fisher)也补充到:“股票市场的估值相对于历史平均水平是有些泡沫,但是市场对盈利增长方面的积极期望和低利率已经为股市持续增长做出了解释”。


费舍教授也说到:“目前阶段还无法确认到底是什么在促动着增长,例如人们可能会认为联邦公司税改革将会降低企业税率,这样就会提高未来盈利能力,然而那些跨国大公司已经通过复杂的避税活动实际上支付的税率比目前执行的还低。因此单纯从税率改革来看还无法清楚到底会不会大幅影响公司未来的盈利能力。”


然而美国市场对税率降低将提升盈利能力和降低股票市场市盈率还在看好。


而且股票市场进一步提升还受到欧洲和全球经济转好的支撑,沃顿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布兰特•古尔特金(Bulent Gultekin)说到:“这些因素都在向人们传递积极的信号对未来看好,同时人们的积极期望又进一步帮助市场走高。”


然而,古尔特金教授也警告大家如果特朗普政府不能实现许诺的减税和去监管政策将会对市场产生不利影响。


确实,华尔街对于特朗普的许诺可能高兴的过了头。


(编辑:孙涵予)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授权或独家投稿给环球老虎财经发表,并经环球老虎财经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环球老虎财经)及本页链接。

举报
相关资讯
请选择举报类型 举报描述: 提交
谢谢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