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银河证券投行黯淡史:昔日贵族,今日“陨石”

环球老虎财经 孙涵宇361472017/12/19 10:25

银河证券作为昔日的投行业务翘楚,曾经雄踞券商投行第一梯队多年,而现在却又离开了第一梯队,淡出了人们的视野。12月15日晚,中国证券业协会刚刚发布了“证券公司从事上市公司并购重组财务顾问执业能力专业评价结果”。评价结果显示,银河证券的并购重组财务顾问业务连续下调两级,从A类直降C类。近年来,银河证券的投行部门或经历了从高潮到低谷。

标签: 银河证券,IPO,投行

“大而不强”一直是业内人士对银河证券的评价,曾经舆论纷纷感慨银河证券的衰退与破局之路。十年多以来,银河证券拿得出手的一直是其出类拔萃的经纪业务和投行业务。而这两年,投行业务却急转而下。曾经国内的十大IPO项目几乎出自银河证券之手,现如今银河证券却掉落国内券商投行业务第一梯队。


近几年陷于拉锯内耗的银河证券元气大伤。2012年空降银河证券的汪六七,在接任投行老总一职时,曾壮志豪情地签下了“三年之约”: 未来三年,尽快让银河投行回到第一梯队。而五年之后,今年11月底,汪六七离开银河证券之时,却尚未完成这个“小目标”。


IPO趋严,并购重组回暖,银河证券却没把握住


2017年8月16日,证监会就曾发文称,并购重组已成为资本市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方式,这一表述无疑引来了并购重组市场的阵阵欢腾。证监会就此还表示,推进并购重组市场化的各项改革和监管措施取得了积极成效,市场化程度不断提升,市场秩序进一步规范,并购重组市场为推动国民经济发展不断发挥更大作用。


证监会的发文让这个2016年遇冷的市场,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2016年9月,“史上最严”重组新规正式落地,伴随一系列监管条例出台和实施,并购重组市场遇冷。然而从今年6月起,并购重组市场却明显感受到阵阵暖风。证监会主席等分别在不同场合提到鼓励并购重组。随着IPO趋严,并购重组更是成为了券商投行的另一回归方向。


2017年12月15日晚,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的官方版并购重组财顾评级出炉。这是国内官方机构最权威指标:2017年度,共有19家券商的并购重组财务顾问业务评为A类,26家评级为B,50家评级为C。而曾经在投行业务上风风火火的银河证券,从A类直接连降2级变为了C类。


而在今年上半年IPO一路向好的情况下,银河证券似乎也没能抓住机遇。报贝克·麦坚时国际律师事务所12月18日发布的《2017年亚太地区跨境IPO指数》显示,2017年中国公司共发行482笔境内与跨境IPO,创2010年(463笔)以来的最高值。


其中,境内IPO交易融资额上升22.2%达307亿美元,交易数量增加55%至397笔。然而据Wind资讯数据显示,今年以来,银河证券股权承销金额仅有36.08亿元,在所有券商投行中仅名列第48位。这36.08亿元的募资额中包含钧达股份和佛燃股份的两单IPO,以及豫能控股的增发。IPO的盛宴中,老牌券商却只分得了2个首发项目的“残羹”,不禁让人扼腕,曾经的投行大户银河证券去了哪里?


投行业务从龙头变成了“拖累”


或受累于市场化的改革派与体制内“银河老将”的“争论”不断,银河证券错失了多次转型的良机。当银河证券寄希望于5年前空降投行部老总汪六七的时候,事实证明银河证券又一次“选”错了。5年过去了,银河证券投行部并没有重新杀入第一梯队,伴随此的还有曾经壮志豪言的汪六七的离职。


5年间,银河证券甚至从曾经的投行业务收入第二梯队直接滑落至第三梯队。银河证券2014年的投行业务收入位列第10名,而至2016年该项排名跌落至了第23名。今年1月,银河证券实现了A股的回归,成为了A+H两地上市的券商龙头,不过作为重要业务之一的投行业务是其短板所在,尤其今年,业务量下滑严重,股权融资更为明显。


2016年全年数据显示,银河证券全年完成6单IPO项目,主承销金额人民币36.45亿元,完成10单非公开发行项目,主承销金额209.21亿元,1单并购重组暨配套募集资金项目。股票主承销金额合计299.41亿元,行业排名第14位。


银河证券2017年的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约57亿元,同比下降约11%;归属母公司净利润达21亿元,同比下降约6.4%。经纪业务、资管业务、投资业务和投行业务四大业务中,投行业务的同比降幅最大。今年上半年银河证券投资银行业务营业收入为1.26亿元,同比下降75%。银河证券表示,2017年上半年,受流动性偏紧及严格监管政策影响下,债券市场收益率明显上升,一级市场发行步伐明显减缓。


而截止2017年8月31日,2017年1-8月全国大小券商的59家保荐机构,一共承揽318单IPO上市业务。高居榜首的广发证券,更是一共承销了26家IPO业务,为企业募集资金超过136亿。与去年同期47家券商承揽106项首发业务的规模相比,今年上榜券商新增12家,业务规模同比增长170%,总募资金额从621亿元提升至1573亿元,募资规模翻番。


就在2017年券商保荐业绩跨入一个新量级的时候,曾与广发证券和中信证券同属第一梯队的银河证券,却连券商保荐业务量前20都未进入。下图中的2017年前8个月保荐业务量排名中,银河证券和西南证券等均只有一个项目,同属第37名。



数据来源:Wind 资讯


2006-2009年间,银河证券曾作为中国国航、中国人寿、中国平安和中国银行等众多大项目的联合主承销商。“其实,2008年之际,银河的投行业务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一名熟悉内情的业内人士告诉表示。当年银河证券与中金公司作为联席承销商完成中煤能源的超级IPO项目,而在前一年,时任银河证券投资银行总部总经理的赵驹带着一波人出走,“此后投行部经历多次人事巨震,市场化改革步履维艰,一直没缓过来。”


2009年上任的银河证券“百日总裁”就紧随其后登场了,其大力推大项目制改革,改变过去银河证券“大锅饭”的机制,不过,却也因为改革步子太大伤害了一部分老员工的利益而黯然离场。2012年出任投行部老总的汪六七想要彻底进行市场化改革,也曾想在投行部门进行“大动作”, 把并购、IPO、债券等部门整合起来,搞一个大平台制,共享后台。


然而计划还没有成型,汪总却已因个人原因辞职了。伴随着一代代管理理念更迭的,更是一批批管理者的离职。


投行部员工被拖欠5年工资,投行业务不匹配市场地位


8月份的一则关于银河证券拖欠投行部员工五年的新闻刷爆了朋友圈。微博上的讨薪信显示:中国银河证券拖欠投资银行部全体员工2012至2014年应发奖金的30%,以及2015年至2016年两年全部应发奖金。


银河证券内部多位投行部员工确认,上述信息准确,不过奖金拖欠的主体是银河投行股权融资业务线的员工,债券业务未受波及。而对于上述被曝光的“讨薪信”的内容,银河证券投行部员工亦确认属实。


 



来源:曹山石微博


上述微博中还提到,投资银行部员工以各种方式多次向公司领导、公司实际控制人中投公司相关部门反映、请求及时发放奖金,公司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公司长期拖欠奖金导致很多业务骨干离职、流失,离职后以申请劳动仲裁方式要求公司发放应发奖金,但因离职时公司强制要求签署一份不追索薪酬、奖金的承诺,导致劳动仲裁难以取得胜利。


随着讨薪事件一并发生的,是随后的投行部老总汪六七的“请辞”。而据不完全统计,从去年4月至汪六七为止,银河证券已有4位高管先后离职。


2016年4月27日,银河证券宣布,因工作安排,陈有安辞任该公司董事长及执行董事职务,于2016年4月25日起不再履行上述职责。2016年7月29日,银河证券公告称,该公司副总裁霍肖宇因个人原因需配合国家司法机关工作,鉴于其不能正常履职,该公司不再聘任其作为公司执行委员会委员及副总裁。2016年8月30日,银河证券原经纪业务线业务总监朱永强离职。


今年年中,银河证券研究所首席策略分析师和首席经济学家更是相继离职。


知情人士曾透露,“每一次银河证券新上任的领导都会把之前在其他券商的成功案例复制过来,之前推行的战略被推翻,一切又重头再来,而其他券商适用的模式在银河却也不一定适用。”


银河证券的问题也许可以归结于历史遗留和“时运不济”, 但高层的频繁变动,让银河证券缺乏一个长效统一的发展战略。“相比王东明用20年打造起了中信证券,银河证券的领导三五年就换人,一直在变”。一位接近银河证券内部的人士这样表示。


管理策略频繁变动,留不住人,投行业务无法匹配昔日的“龙头”地位,也许这成为了银河证券现在最真实的写照。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