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众安在线,真的值1000亿嘛?

上市时市盈率曾经近5000倍的众安在线,上周公告将2017年的净亏损预测从人民币 5 亿元调整至人民币10.5 亿元。3月20日,众安在线的2017年报更再次显示,母公司亏损额达到了9.97亿元。顶着“互联网保险第一股”皇冠并“背靠三马”的众安在线,上市不到半年,即遭遇到了滑铁卢。

标签: 众安在线 互联网保险 中国财险

科技不美好,众安在线保荐人“翻脸”暗指消费金融风险


数据显示,众安在线2017年度总保费59.54亿元,同比增长74%;净利润亏损9.97亿元,2016年为盈利937万元。报告期内,公司业务处于早期发展阶段,因投资基础设施、研发及扩张业务规模,令管理费增加;同时为长期业务快速增长,未到期准备金增加。


而事实上,相比众安在线的“千亿市值”,已经成立三年的众安在线区区59.54以的保费收入,却略显寒酸。


而就在上周,招商银行香港子公司招银国际更新了众安在线的评级,称众安在线2017年亏损额的预测由5亿元人民币调整到10.5亿元,受非经常性汇兑损失、政府补贴低于公司指引、赔付率上升及保险准备金增加等因素影响,并称众安在线估值偏高,并主动下调了其价格预期。值得注意的是,招银国际曾担任众安在线的联席保荐人。


而在3月19日更新的研报中,招银国际解释到:尽管消费金融业务快速增长,但是我们担心政策层面的不确定性。监管机构多次提到,家庭杠杆率和消费贷款(尤其是通过互联网平台的消费贷款)激增的情况令人担忧。尽管众安是一家持牌金融机构,但这些不确定因素可能会对其合作伙伴的消费信贷业务造成压力。因此,我们调整了对该部分业务的估计,特别是众安通过输出风控技术获得的服务收入。


而事实上,信用保险也曾经是众安保险的利润来源。2015年的年报中,信用保险一度成为在剔除承保之后唯一有利润的险种。



(2015年年报情况)


而根据2017年年报,其中消费金融生态保费收入为10.338亿元,增速达 225.0%,向约920万名客户提供服务。截至2017年12月31日,消费金融生态承保余额为395.7亿元,消费金融所涉及实际风险与风险敞口在2017年消费金融遭到严峻监管的背景下,仍不可知。


进一步,2017年年报中,信用保险在2017年的赔款支出已经达到2.952亿,相比之下信用保险保费收入仅为5.257亿;而保证保险赔付支出达到3.061亿,保证保险保费收入达8.18亿,两项与消费金融关系最为密切的保险,均变成了“最不划算”的险种。



剔除科技带来的美好估值幻想,依托渠道新瓶装老酒,众安保险是否值得上千亿?


不仅依赖股东,还专做“亏本”生意


也许是依仗股东们的强大背景以及对众安在线的无限“宠溺”,众安在线的保险业务并不能和各大保险公司抗衡,勉强拿得出手的退货险和航意险,不仅少了一丝“钱”的气息,而且更像是股东们施舍给其的,亦或是其烧钱买流量砸出来的业务。


2013年10月,众安在马云、马化腾和马明哲三位大佬的支持下建立,大股东阿里巴巴持股19.9%,腾讯和中国平安分别持股15%。两大互联网巨头加上金融巨擘平安的加持,众安在线像极了如今喊着金汤匙出生的“富二代”们。


而在招股说明书中,众安在线更是明确表示“我们依赖与生态系统合作伙伴及生态系统内其他参与者的合作。倘若有关伙伴不再继续维持与我们的关系或倘若第三方生态系统合作伙伴运营失败,我们的业务可能受到影响。”


因此,根据众安在线2014-2016年报显示,众安在线通过生态系统合作伙伴售出的保险产品分别占同期总保费的99.8%、97.9%、86.5%。五大生态系统合作伙伴平台销售所得的总保费分别占同期保费的96.5%、86.6%、68.6%。这在以流量和场景为王的金融科技时代,显得十分不可思议。


生态合作伙伴蚂蚁金服和顺丰更是其往期最大的保单持有人。对此,业内人士都笑称,股东不仅仅是众安的股东,而是众安的出口和平台,可以说,是他们把众安抬进了港交所。


虽然,众安在线近几年的保费收入在不断增长,从2014年的7.9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59.54亿元,但是2016众安在线的净利润仅为937.2万元,同比更是大幅下跌了近80%。实际上,从保费来看,众安虽为互联网保险的巨头,但这也是大保险领域的"零头"—2016年,仅人保财险保费收入就超过3000亿。


在互联网保险市场,据Oliver Wyman调查统计,2016年中国互联网保险保费规模约为3600亿,而众安的保费收入仅占其百分之一。并且这三年多以来,保费中最大头的收入竟然来自于退货运费和航意险。业内人士都明白,真正赚钱的险种无非是动辄保额上百万的财险和寿险。2014年、2015年、2016年众安保险每位客户的年保费,更分别只有3.9元、7.2元和9.3元。而传统财险、寿险为主营业务的传统保险客单价大体在千元以上。


遥想2013年,众安就靠着股东马云爸爸送来的“众乐宝-保证金计划”和退货险度日。2014年,退运险保险业务收入为6.13亿元,占当年保险业务收入的77%。2015年,其他保险(包含退运险)实现保费收入13.51亿元,占当期保险业务收入的60%。


然而由于每笔价格仅0.97元左右的退运险并没有任何技术壁垒,利润更是四舍五入到没有。在市场竞争白热化的情形下,众安在线的退运险占比可以也不得不下降,从2014年的77.2%降到2016年的35%,保费收入下降到了12亿元,与此同时,众安在线方面却强调,意外险和保证保险的业务占比,分别升至28.8%和15.2%。


可是这个航意险,从2017年第四季度开始,就因为监管机构禁止线上旅游平台(OTA )“捆绑销售”航旅险,而给众安在线带来了很大的冲击。该部分总保费由截至2016年6月30日止六个月的人民币471.0百万元增长49.8%至截至2017年6月30日止六个月的人民币705.7百万元。


航意险和退货险开始占据众安在线保费大头之时,与之相对应的更是为这些互联网上付出的巨额流量费。2014年到2016年,众安向蚂蚁金服支付了0.67亿,3.0亿,4.4亿元技术服务费。而随着航空意外险销售的火热,2016年向携程支付的费用也高达3.5亿元。


这些费用的超支,直接导致的结果便是综合成本率高企,亏的远比赚得多。2014至2016年综合成本率分别为为108.6%,126.6%,104.7%,也就是说众安在线至今保险业务还在持续亏损。


不赚钱的同时,众安在线的服务质量也没有其宣传的如此之好,投诉处理的服务质量更是令人堪忧。3月15日,保监会公布的2017年险企投诉处理的考评结果显示,众安在线以48.88分在参评的73家企业中排名69名。


徒顶“技术”空帽


市盈率顶峰曾达到近5000倍的众安在线,正是因为将“科技和金融有机结合”这一噱头,才区别于保险巨头们10倍左右的市盈率。而保鲜科技更被业内人士认为,在过去几年内,摊薄了保险公司近20%的利润。但是众安保险的招股书表明,公司每年真正在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技术上的研发费用不足3000万。


现在看来,众安在线的市盈率更像是空中楼阁。依靠大数据和科技立足的科技金融噱头,众安在线却是两者都没沾上。


此前收入占比最大的退货运费险,设计之初是得到了蚂蚁金服的数据支持,从阿里系庞大的用户中提取数据才设计出这款产品。


截至2017年12月31日,众安在线于2017年度服务了4.32亿客户,人均拥有保单数为12.6张/人/年,人均保费贡献仅为13.8元/年。但是这些用户,并不是众安的直接用户,而是诸多通过支付宝平台购买支付宝账户险等的支付宝导流用户。一旦支付宝暂停对于众安的用户数据供应,众安在线也可以说是命悬一线。


也许马云以及蚂蚁金服早就体现出了“重视保险行业,但可能不再是众安在线”的意图。蚂蚁金服自身不仅成立了保险事业部,并通过收购完全控股了国泰产险。阿里健康也携手中国太平、太平人寿等企业发起阿里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很明显,阿里或蚂蚁金服势必已经开始倾斜其里发力点。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众安保险在蚂蚁金服及其子公司平台上销售的保险金额降低了92%。同时,其在阿里巴巴及子公司、腾讯及子公司平台上销售的保险业务金额也分别下降了10%、18.7%。


一旦失去了蚂蚁金服的数据支持,众安在线的处境将十分危险,一位圈内人这样说道。一边在丧失靠山的同时,众安在线却还想要蹭区块链的热度


去年8月份的时候,众安在线旗下品牌众安科技竟在江苏建立一个养鸡场并将每只鸡戴上鸡牌,宣称此举以后可以和健康险、农业保险等内容相关联,这便是被称为“区块链养鸡”的技术。也许,众安在线真的已经“江郎才尽”,不得不靠蹭区块链的热度来活跃在公众视野内。


仅2016年,排队申请互联网保险牌照的企业就有近200家,财产险公司占到80家,而其中已有62家开展互联网保险业务。泡沫尽头,空顶“互联网保险第一股”的众安在线,已经超越不了传统险企,也许很快也将被互联网保险也赶超。腾讯和阿里都已早就开始布局自己的互联网保险产业。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