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耗时六年复牌股价暴跌90%,大庆乳业转型做火锅能“起死回生”吗?

这只股票停牌长达6年,刚复牌就立马跌了近90%....为了保壳,大庆乳业可谓使出了十八般武艺,最终被一家火锅公司借壳“起死回生”。而注入大庆乳业的辉哥火锅近年营业状况并不理想,收入、利润都处于逐年下降的状态。虽然,火锅的入局可能会让大庆乳业暂时“改头换面”,重新复牌。但是,对于辉哥火锅和大庆乳业来讲,战役可能才刚刚开始。

标签: 大庆乳业 收购 复牌

7月6日,停牌六年之久的大庆乳业正式复牌,没承想复牌后公司股价暴跌,跌幅接近90%。作为一家乳业品公司,停牌期间,大庆乳业先是以5.18港元收购“小辉哥火锅”母公司—龙辉国际餐饮管理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辉餐饮),并触及标的公司的反向收购;同时又以1港元价格出售旗下主要从事乳业品生产的Global Milk及其附属公司。7月4日,大庆乳业发布公告确认收购完成,龙辉餐饮及其一致行动人洪瑞泽凭借73.53%的持股比例一跃成为大庆乳业控股股东,这也就意味着后者将实现主营业务从乳制品到餐饮产品的转换。


2011年由于公司牛奶采购交易存在舞弊,其前任核数师于2012年3月辞职,大庆乳业也自2012年3月22日暂停港交所交易,而这一停牌就长达6年之久。因为被一家火锅公司借壳上市,大庆乳业“起死回生”,但即便是借壳完成,大庆乳业还是遭受了市场的“抛弃”。7月6日复牌当日,大庆乳业的股价一泻千里,最终从停牌前的3.36港元,跌至0.29港元,较停牌前暴跌89.71%,成交3.58亿股,成交额1.31亿港元。


不过,在停牌期间,大庆乳业控股权几经转手,2015年资本运作高手蔡朝晖以每股0.1港元的价格购入大庆乳业61%股份,较停牌时的股价折价94.05%。他在2017年起通过股本重组、收购、出售原有业务、发行新股集资、更换管理层以及递交新上市申请等方式推进大庆乳业复牌之路,也开启了大刀“割韭菜”之路。而注入大庆乳业的辉哥火锅近年营业状况并不理想,收入、利润都处于逐年下降的状态。


老牌乳制品企业为何要转型火锅行业?


同蒙牛、伊利等乳制品企业相比,大庆乳业并不出众知名。大庆乳业成立于1970年的黑龙江大庆,是一家老牌的地方性乳企,主要生产“大庆”、“爱乐美”、“仕加”等品牌奶粉。上世纪70年代,大庆乳业生产出第一代袋装奶粉,据说是很多东北80后的童年回忆。2010年10月28日在香港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而大庆乳业的奶粉在当时来说,无论是品牌的知名度还是市占率都不算低。数据显示,2009年大庆乳业在中国奶粉市场排名第九。即便是在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中,也没有受到牵连。


但事实上,大庆乳业自登陆资本市场以来,财务数据一直受到业内质疑。资料显示,该公司2010年财报显示其利润率高达28.27%,而同年蒙牛乳业净利率仅为4.88%。在2012年3月21日,公司因涉嫌财务造假被停牌调查。同年11月,港交所向大庆乳业发函对其施加复牌条件,但是两个月后该公司回应称:公司因北方天气寒冷和管道老化导致暖气管爆裂渗水,财务、物流、行政和工程部办公室内的办公设备、计算机及文件全面受损。


停牌之后的大庆乳业可以用混乱在形容,不仅频繁更换管理层,经销商也大量流失。而在2014-2016年停牌期间,中小乳企收缩,市场份额逐步向龙头伊利和蒙牛集中。当然也由于三聚氰胺事件的后遗症,没有知名度的中小乳企的处境更加艰难。国内乳企被国内消费者抛弃,即便已过去十年之久,这一影响却不减反增。据中国奶业形势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累计进口零售包装婴幼儿配方奶粉29.6万吨,同比增幅高达33.7%。这意味着,中小乳企不仅要同大乳企竞争,还面对着来自进口奶粉的挤压。


小辉哥欲“借壳”,大庆乳业曲线上市?


在2013年1月21日,该公司董事长赵传文也以身体原因为由辞去董事长一职。随后大庆乳业分别易主澳门商人曾志龙和蔡朝晖,后者凭借61%的持股,于2015年成为企业控股股东。而蔡朝晖在大庆乳业停牌期间也没闲着,忙着推进大庆乳业的复牌,以及保壳。而在2017年的发布的一则消息中,大庆乳业还表示“未来5年,将在产业链上下游发力,完善奶源布局,加强品牌渠道建设”,未见转型迹象。


近两年大庆乳业的业绩一直处于亏损的状态,2016年至2017年分别亏损883.5港元和509.9港元,而由于此期间无法找到公司的大部分账册,因而取消了乳业的综合财务资料入账,公司近两年营收均为零。在迫切的保壳需求下,2018年4月6日,大庆乳业提交第三次复牌申请,包括收购辉哥火锅(母公司)的建议。


终于在7月4日,大庆乳业发布公告确认收购完成,龙辉餐饮及其一致行动人洪瑞泽凭借73.53%的持股比例一跃成为大庆乳业控股股东,这也就意味着后者将实现主营业务从乳制品到餐饮产品的转换。公告显示,龙辉国际为中国五大粤式火锅餐厅营运商之一,该公司在中国拥有三个品牌,即“辉哥”、“小辉哥火锅”及“洪员外”。查询后发现前者是人均消费在六七百元的高端品牌,后二者为人均消费额在115元左右的中端品牌。截至2017年年底,高端品牌“辉哥”仅8家门店,为其整体7亿元的营收仅贡献1.3亿元,其余营收均为“小辉哥”和“洪员外”贡献。


不过,查询大庆乳业发布的通告发现,小辉哥火锅(母公司)2015年至2017年12月31日,经审核净利润分别为人民币3650万元、3850万元、2570万元,三年间的同比增速分别为5.5%、-33.4%,放缓趋势明显。海底捞等火锅企业纷纷赶赴香港上市谋求更多资金的背景下,小辉哥通过借壳的方式上市,比自己申请上市难度小也更简单,和大庆乳业颇有种各取所需的意味。


小股东被割韭菜


折腾了两年,这项收购事宜终于尘埃落定。2018年7月4日,大庆乳业发布公告确认收购完成,公司主业由乳业行业变成火锅业。不过,大庆乳业以5.18亿港币的代价收购龙辉国际餐饮管理控股有限公司(即辉哥火锅大股东),其中的3.88亿元按每股0.1025元配发37.89亿股支付,另外的1.29亿元以可换股债券支付,相关债券可按每股0.1025元兑换最多12.63亿股。


而无论是无论是收购、配股还是供股,都是按每股0.1025元进行,而这一价格较六年前的停牌收盘价3.36港元折让96.36%。实际上,通过收购、配股及供股,大庆乳业总股本增加了46.48亿股,由10.10亿股扩大至51.54亿股,其中,龙辉国际持股比例为73.53%。而蔡朝晖的持股量将从63.5%一下子降到7.47%,持股量为3.85亿股。


不过,当初蔡朝晖是以0.1元的超低折让价入手,仅花费6100万元。即便股本摊薄了,今天的收盘价依然高于蔡朝晖的成本价。但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有小股东在停牌前买入,持股成本高达2.815港元,按照复牌当日的跌幅,暴跌近90%。


有业内人士表示,即使“小辉哥”成功借壳上市,其后续的股价也不抱乐观态度。虽然,火锅的入局可能会让大庆乳业暂时“改头换面”,重新复牌。但是,对于辉哥火锅和大庆乳业来讲,战役可能才刚刚开始。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