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招股书自曝业务“或不合规”,萨摩耶金服IPO备考为何如此仓促?

9月29日凌晨,信用卡代偿平台“省呗”主体萨摩耶金服递交了招股说明书,计划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数月前,同样围绕信用卡生态的51信用卡已先行一步登陆港交所上市,省呗的模式与51信用卡颇为近似,不同的是,作为一家成立至今不过3年的公司,为何萨摩耶金服能够如此迅速的开启上市的进程? 早期的低价策略与低坏账阶段结束后,省呗将以何对抗竞争激烈的市场。凛冬之下,前期入场的资本是否已按耐不住“离场”的欲望?

标签: 萨摩耶金服 信用卡 IPO

9月29日,萨摩耶金服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正式递交了首次公开招股上市申请文件,计划在纽交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SMY”,拟募集8000万美元。


继维信金科、51信用卡,以及小赢科技后,萨摩耶金服成为了又一家信用卡代偿上市企业。信用卡代偿“扎堆”IPO令2018颇有些代偿集体证券化“元年”的意味。


此次谋求上市的萨摩耶金服,事实上又与其他几家有何不同?


事实上,萨摩耶金服旗下APP“省呗”的模式与51信用卡颇为类似。“省呗”为萨摩耶金服的首款产品,也是目前公开资料可查询到的萨摩耶金服旗下唯一的APP,业务主要围绕着信用卡推荐办卡、卡片管理、还款展开,与51信用卡最大的区别是两家APP首页,51信用卡的首页为信用卡管理页面,而省呗则是直达借钱频道。


萨摩耶金服的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萨摩耶金服净营收2.3亿元,同比增长176.8%。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为2560万元,同比扭亏。其中,2018上半年信贷服务收入占据其营收主要比例,为71.4%。


对于此次IPO,自称“新型金融科技公司”的萨摩耶金服表示,计划将此次公开发行募集的资金用于客户获取、品牌建设、招揽人才、技术基础设施建设、战略收购或投资以及一般企业目标。


问题是,作为一家成立至今不过3年的公司,为何萨摩耶金服要如此“着急”的开启上市的进程?


 


三年五轮融资,数据显露资金压力


 


2015年5月26日,林建明和15位合伙人联合创立了深圳萨摩耶金融服务公司,创立不过2月,公司就拿到了千万元级人民币的风投。


在此前的媒体报道中,对萨摩耶金服有这样的一段描述,“16位来自招商银行的核心员工,20个小时内敲定风险投资,30天完成一款首发产品。”对于萨摩耶金服而言,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神速”


如此迅速的拿下风投或与林建明与其团队的银行背景有着密切的关联。根据此前的媒体报道中的描述,2002年到2013年的十年,林建明从一个程序员做到了招商银行信用卡的总架构师。而后,互联网金融风云渐起,林建明以“省呗”APP加入混战之中。


时至今日,萨摩耶金服共拿下了五轮融资。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8月萨摩耶金服的天使轮,投资方为友信,融资金额为千万级。


2016年4月,萨摩耶金服获得来自达晨创投的A轮融资,随后不久“阿里十八罗汉”之一吴泳铭领衔的元璟资本和前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吴宵光领衔的微光创投联合投资了A+轮。


去年1月,萨摩耶金服再次宣布获得由中信资本领投、涌金集团旗下涌铧资本跟投的逾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11月,再获PAG太盟亚洲C轮融资。


在互金行业经历数轮洗牌之后,此前已上市的互金公司股价多数表现不佳,与省呗模式最为相近的51信用卡自上市以来已跌去三成,最新上市的小赢科技距离上市首日跌幅也已达三成。


面对着前期上市公司“惨淡”的股价,萨摩耶金服此时的上市之举背后会是来自于何方的压力?事实上,招股说明书数据透露出萨摩耶金服不仅在过去的两年里均处于亏损状态,今年上半年以来资金压力也愈发明显。尽管已经历五轮融资,截至2018年6月底,萨摩耶金服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9429万。相对应的是,萨摩耶金服在2018年上半年运营成本就达到2.03亿。


在不甚明朗的前景下,前期进入的资本或也在迫切寻求出口。


 


以低价走红后,引入“现金贷”


 


萨摩耶金服的资金压力与其主打的“低价”模式显然密切相关。在省呗的官网首页,省呗被形容为“你的信用卡分期神器”并在醒目的位置标注着“还款利率低至6折”。



图片来源:省呗官网


萨摩耶金服的创始人林建明曾表示,“我们的定价是比银行要低的,这个就是最大的卖点,因为用户对价格的敏感度很高。”


在早期的“低价”策略吸引下,萨摩耶的用户数不断攀升,在其招股说明书中,萨摩耶金服表示,根据Oliver Wyman的数据,截至2017年,其在中国的信用卡代偿行业中的注册用户数量排名第三。截至2016年底、2017年底、2018年6月底,省呗平台注册用户数分别为640万、1700万、2440万。


消费者通过低费率“省呗”借款替换了高费率信用卡分期与滞纳金,似乎是实现了“双赢”。然而尽管注册用户数在增长,低价策略下的信用卡代偿模式显然难以为萨摩耶金服带来丰厚的利润。


在盈利的压力下,萨摩耶金服难免“落入俗套”逐渐介入了更高“息差”的小额信贷领域。从招股书中阐述的业务方向看,目前萨摩耶金服的主要业务为信用卡余额代偿业务、小额现金贷、现金贷。


与此同时,招股书中的数据也透露出,萨摩耶金服的平均年利率也在逐年攀升,由2016年的14.5%,2017年的17.0%,上升至2018年上半年的21.5%;


显然在“低价”走红之后,萨摩耶金服已逐渐过渡到了“收割”的阶段。然而,在逐渐失去“低价”的招牌后,萨摩耶金服是否还能继续保持着如今的用户增速?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业务激增,萨摩耶金服的坏账率也在飙涨,招股书中的数据显示,近年来萨摩耶金服90天以上逾期率大幅攀升,由2016年的0.42%,上升至2017年的0.82%,2018年上半年为1.66%。


即便是在省呗的业务模式下,萨摩耶金服成为了所谓信用卡用户与金融机构的“中间方”,却也终逃不过“以贷还贷”的模式,在监管尚未明朗的前提下,对于信用卡代偿服务尚存争议,萨摩耶金服在其招股说明书中也坦然承认风险的存在。


在其招股书中,萨摩耶金服将其在信用卡代偿业务定义为在借款人与金融机构间的融资担保机构。同时,萨摩耶金服也在招股书中表示,该模式可能不符合中国监管有关“融资担保”的规定( Certain of our business arrangements may not comply with PRC regulations relating to financing guarantee.)。


2017年11月以来,萨摩耶金服正在向无担保助贷模式转变,在客户违约情况下,金融机构将承担信贷风险,萨摩耶金服不通过任何形式的风险准备金、保险或担保提供兜底。


事实上,在招股书显示,在某些情况下,萨摩耶有义务在客户违约时向相关金融机构偿还全部拖欠金额,萨摩耶金服的兜底业务或尚未转变完全。


在持续增长的坏账率与尚不清晰的监管前景下,萨摩耶金服的未来充满着不确定因素。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