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集采之后信立泰出手了,抛5亿回购就能弥补“丢标之殇”?

环球老虎财经 巩舒心37028410/08 22:14

受核心产品氯吡格雷落标影响,曾经的医药白马股信立泰近期股价经历了从9月24日到9月30日的五连跌,股价累计跌幅近23%。这是因为,信立泰对于氯吡格雷这一单品依赖度极强。为了稳定军心,节后第一个交易日信立泰就推出了一份大额回购计划——拟使用自有资金回购2.5-5亿元的股票。不过,回购举措能在短期稳住上市公司股价,长期来看信立泰还需推出多款具有影响力的创新药,改变氯吡格雷单品独大的营收格局。

标签: 信立泰 回购 股价

10月7日晚间,信立泰公布了其大额回购计划。公司拟以2.5亿-5亿元回购公司股份。而信立泰大手笔回购,则是想增强投资者信心,鼓舞士气。受累于公司在新一轮带量采购中核心产品氯吡格雷丢标,公司股价经历了从9月24日到9月30日的五连跌,股价累计跌幅近23%。


在此次集采中,氯吡格雷大幅折价,信立泰丢标无疑将靠氯吡格雷一手撑起的信立泰推向舆论漩涡。数据显示,信立泰制剂毛利率89.24%,占公司毛利比重为93.5%,而制剂中最主要的产品就是硫酸氢氯吡格雷片。可以看出,信立泰单品依赖度高,且依赖度高的产品在此次集采中还丢标了,后续影响或将持续发酵。


其实上市公司并不是不知道依赖单一产品的弊端,信立泰近年来也在谋求转型之路。2015年研发支出翻倍也体现出公司的决心。但是对创新药的探索一直就是一个长周期、风险大的过程。仿制药的盈利已出现了瓶颈,基于创新药的特性。若以创新药企业估值,在二级市场买入信立泰便更像成了风险投资。


大手笔回购欲救股价


节后第一个交易日,A股迎来了首份大额回购计划。


10月7日晚间,信立泰发布了《关于回购公司股份方案的公告》,宣布公司拟以2.5亿-5亿元回购公司股份,回购股份价格不超过人民币22元/股,该回购计划将自董事会审议通过后之日起不超过12个月内执行。


信立泰如此急切的推出回购方案,则与其近期股价表现联系紧密。从9月24日到9月30日,5个交易日信立泰累计跌幅近23%,2019年9月30日信立泰盘中最低价18.58元,创一年新低。


在股价跌跌不休的情况下,信立泰的股票回购计划或许能重振二级市场士气。截至2019年10月8日收盘,信立泰微涨0.91%,收于18.87元/股。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回购股份的用途,信立泰表示,本次回购股份的30%拟用于股权激励或员工持股计划的股份来源,70%拟用于转换公司发行的可转换为股票的公司债券。


而信立泰回购救股价应急方案的直接导火索,则源于在9月24日新一轮的带量采购中信立泰的拳头产品氯吡格雷落标。


半路杀出的原研药赛诺菲以2.54元的最低价成功挤进氯吡格雷75mg集采,与石药集团,乐普医疗一起成为带量采购的赢家。而信立泰则由于对自己太过自信,仅降价2%至3.13元/片,成为四家竞标者中报价最高的选手,从而丢标。


而此次信立泰爆冷出局,不仅让公司营收直接受影响,也将信立泰推进了舆论的漩涡。


按照上海医保局的《联盟地区药品集中采购文件》,中标3家的享有27个省区70%的量,剩余30%自由竞争,在赛诺菲已经喊出2.54元低价的情况下,信立泰若想获得这30%的市场份额,意味着毛利率要大幅下降。


由此,信立泰也失去了上述地区2020年下半年75mg氯吡格雷的大部分市场份额。


单品依赖度高


尽管信立泰解释称25mg的氯吡格雷才是其主力规格,扩面的城市主要卖的也是25mg,因此集采落标对其影响有限。但在此次竞标中,氯吡格雷的大幅折价,信立泰爆冷出局更是引发了外界对行业竞争格局重塑的猜想。


数据显示,2005年至2018年,信立泰的营业收入从不足5亿元增长至46亿,其中制剂产品的收入从不足4亿增长至2018年近39亿元。而帮助信立泰实现凤凰涅槃的利器便是此次丢标的氯吡格雷。


硫酸氢氯吡格雷片,是一种通过抗血小板凝集实现抗血栓的化学药,主要用于PCI手术的术前术中以及术后的预防血栓形成等场合。


数据显示,2018年,制剂占到了公司营业收入的83.41%。2018年公司整体毛利率79.71%,毛利37亿元,制剂毛利率89.24%,占公司毛利比重为93.5%。而制剂中最主要的就是硫酸氢氯吡格雷片。


信立泰曾在其招股书中表示,公司的硫酸氢氯吡格雷片于2000年9月获批国家二类新药。而硫酸氢氯吡格雷在我国的市场份额从2002年开始一直保持迅猛增长的态势,2004年起在抗血栓药物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


据平安证券的数据显示,2017年样本医院硫酸氢氯吡格雷市场占有率为:赛诺菲59.24%、信立泰30.13%、乐普医疗10.63%。呈现三足鼎立局面。


可以说,硫酸氢氯吡格雷片靠超高的毛利率和净利率维持着公司业绩的稳定增长。与此同时,信立泰也靠氯吡格雷抢占先机建成了护城河。


如今近乎占信立泰营收半壁江山的氯吡格雷落标无疑对信立泰2020年的业绩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


事实上,信立泰作是国内心血管药的龙头企业,此前其连年增长的业绩也被外界看为医药白马股。然而,2019年以来的信立泰却呈现出利润和营收双双疲软的走势。2019年上半年,信立泰利润同比下滑19.9%,收入增长幅度不到4%。


泡在温水中的信立泰要降温了。


二级市场的风险投资?


并不是单条腿走路太美,而是靠泰嘉躺赢赚钱的日子太舒服,虽然此前信立泰坚持走“高端处方药”+“生物药”+“医疗器械”的道路,但是信立泰除了吃“心血管专科药”的老本,在其他业务上并没有实质性的推进。


直到2015年,信立泰的研发费用大增。从2014年的1.45亿元翻倍到3.15亿元。由此,信立泰开启了其转型之路。


但到目前为止,信立泰只有1款创新药阿利沙坦(信立坦)已上市,而信立坦这款产品连续几年都没有得到良好的市场反馈。直到2018年,1类创新药信立坦开始加速放量,全年营业收入超过1亿元以上,到目前为止,信立坦单月的销售金额在3000万元以上,2019年该产品预计营收在4亿元左右。


除此之外,公开资料显示,公司的其他创新药特立帕肽已离开CDE,送药监审批,这也是信立泰首个生物类似药,于2014年开始临床。苯甲酸复格列汀处于临床三期,S086(沙库巴曲阿利沙坦合剂)处于临床二期,创新药的研发梯队初步形成,日趋庞大。


但创新药高耗资、长周期、风险大的特征,或也加速了资金出逃,2019年以来,南方成份精选基金、大成策略回报混合基金、养老基金和社保基金出现减持或清仓,并从信立泰前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


信立泰依靠一药独大的仿制药暴利时代的结束,而医药公司未来的落脚点一定在创新药。除了资金与时间,信立泰的创新药之路同样需要一个有能力的带头人,现实时刻鞭策着信立泰前进。


如需转载请与上海鸣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联系。未经上海鸣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80316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