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社招总裁,能拯救光大证券的风控吗?

系出证监会体系的总裁周健男宣布“辞职自主创业”后,光大证券闪电抛出一则公开招聘总裁的启事。在这家央企控股的券商破天荒的招聘中,对候选人提出的7大要求中,其中第5条——对风控能力极高的要求也引起外界注意。 近年来,光大证券频繁在风控上栽跟头,震动行业的乌龙指,到光大资本投资MPS风波等已让光大证券伤筋动骨,身至舆论漩涡。如今,风控已成为光大证券不得不治的心病。

标签: 光大证券 风险 股权质押

2019年以来频繁出现人事震动的光大证券又迎变动。走马上任两年,系出证监会体系的总裁周健男宣布辞职“创业”,而次日,光大证券便发布全球开始公开招聘总裁信息,。


全球社招似乎是国有金融控股公司券商的“风潮”,如去年招商局旗下招商证券“社招”,泰达集团旗下渤海证券“社招”总裁等。但光大证券的社招,似有些不同以往的意味。


在招聘要求中,光大证券对候选人的风控能力极为看重,需要总裁具有强烈的风险合规意识和较强的风险合规管理能力。


在2013年因“乌龙指”事件,光大证券的风控问题第一次被外界聚焦,再到子公司光大资本2016年与暴风集团设立浸鑫基金收购MPS公司开始的“噩梦”,风控似乎成了光大证券的心病。近年来,光大证券的风控似乎成了千夫所指,不光给投资者带来灾难,更影响着光大的声誉。


为了应对近期的风控风波,在2019年的中期业绩会上,7月3日正式就任的董事长闫峻首次在分析师和媒体前亮相。光大证券表示,已启动了风险体系的全面梳理和彻底整改,调换了风控领域的一系列负责人。光大证券的风控拯救行动势在必行。


火速招聘


10月9日,就在光大证券原执行总裁周健男辞职的次日,光大证券便于其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一则招聘启事:向社会公开招聘公司总裁、1-2名副总裁及多名总监。


对于央企控股的光大证券来说,如此社会招聘总裁级别高管还是头一次,而此次无缝衔接的招聘在业内也是少见。


对于人事变动的原因,光大证券称原执行总裁周健男因个人职业发展原因辞职。而在未完成选聘之前,由公司董事长闫峻代行总裁职务,并代行法定代表人职责。


在光大证券对总裁之位给出的7大任职要求中,第二条格外对工作经验年限做出了要求,原则上从事证券、投行等相关金融工作10年及以上。而第七条具有强烈的风险合规意识和较强的风险合规管理能力,更是引起外界注意。


其实,受震动业内的MPS事件影响,今年以来光大证券内部早已出现人事震动。2019年4月29日和8月2日,光大证券原董事长薛峰和首席风险官王勇、合规总监陈岚已接连离职。


而另据公开资料显示,原总裁周健男于2017年10月正式担任光大证券执行总裁、法人代表。在此之前,周健男曾担任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副主任,主要负责央企上市公司监管、并购重组审核等工作。


在这一方面,周健男的成绩也可圈可点。中国证券业协会数据显示,2017年光大证券投行业务收入为10.75亿元,行业排第15名,2018年该项收入为9.72亿元,行业排第11名。2019年上半年,该项业务收入为7.84亿元,行业排名第5。


不过,光大证券的投行业务,并没有压过公司王牌的自营业务,后者在2019年上半年帮助公司投资收益及公允价值变动收益20亿元,同比增加13亿元,增幅184%。


而在数年的自营业务“整顿”后,“乌龙指”背后的光大证券自营团队,是否将有所改观?


风控与人事变动


风控问题似乎自始至终伴随着光大证券的人事变动。


2013年,震惊中外的乌龙指事件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党委书记兼总裁徐浩明引咎辞职。2014年年初,时任光大证券党委副书记的薛峰临危受命,走马光大证券党委书记。


与此同时,光大证券自营业务在2013年8月旋即被暂停,直至2014年7月才“解禁”。一度被奉为王牌的自营业务团队早已分崩离析,逼迫薛峰开始启动光大证券的国际化业务大跨步转型。而也正是这个渊源,侧面为MPS事件埋下了祸根。


2019年3月18日,时任光大证券董事长的薛峰也被上海证监局约谈。3月22日,上海证监局对光大证券子公司光大资本做出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海外投资事项,成了“算旧账”的主要由头。


虽然震动业内的MPS事件可以追溯到2016年,但其余震未了。


据天眼查,浸鑫基金共包括了14位出资方,出资规模共计52.03亿元。其中,第一大出资人为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认缴金额达28亿元,持股比例为53.82%。而招商财富为招商基金全资子公司,此次实际出资人即为招商银行。


MPS的破产使得浸鑫基金的退出渠道被横刀斩断,基金的偿付风险开始显露。


作为优先级资金提供方,招商银行与光大资本签订了《差额补足函》,在其不能够顺利退出时由光大资本提供资金兜底。而此次招商银行的诉讼金额接近35亿元。


因涉及金额巨大,内部关系错综复杂,招商银行与光大证券的官司还在持续。


2019年1月26日,光大证券发布了预计2018年净利润减少16.69亿元的业绩预告,随后3月20日,光大证券业绩预告更正为净利润将减少29.13亿元,降幅96.6%。


根据最新披露的计提减值报告显示,光大证券为此事而进行的累计计提预计负债已经高达17亿元。


2019年8月,公司首席风控官王勇,合规总监陈岚则表示“因职业发展原因”辞职。而根据媒体报道,两人早在5月已经辞职。


而在两人中,王勇拥有担任加拿大皇家银行集团VP的经验,为薛峰大力主导国际化业务转型的2014年期间高薪聘请的“外援”。不同寻常的是,这位首席风控官的薪资高于业务总监李炳涛和董事长薛峰,其在2018年更高出薛峰逾130万元。


证监会在就MPS事件对光大银行的处分,以及后续审计机构对公司内控审计报告中,特别提到对重大事项“未严格执行内部决策流程”。但具体为哪个环节没有进行决策,官方均未披露。


心病难除


除了MPS事件,近年来,光大证券的股权质押业务和债权业务同样陷于舆论漩涡。


在股权质押业务中,光大证券因“中招”*ST华信,上半年计提减值准备2.06亿元。截至2019 年6月末,该笔业务已累计对光大证券形成计提减值准备人民币4.45亿元。


而在债权投资中,光大证券持有康美药业发行的“17康美MTN003”债券爆雷,投资成本8000万元,截至2019年6月末,该笔业务已累计计提减值准备人民币7177.98万元。


光大证券子公司持有上海华信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发行的债权产品,投资成本1.11亿元。发行人到期未履行本息偿付义务。经测算,2019 年上半年计提减值准备人民币 1.11亿 元。


即使光大证券称MPS事件及其他风险事件的影响是有限的,但无论无何,光大证券所经历的“爆雷”都是教训深刻的。


针对投资者广泛关注的MPS事件和风险事件,在2019年的中期业绩会上,7月3日正式就任的董事长闫峻首次在分析师和媒体前亮相。


对于近年来一系列的风险事件,光大证券表示,公司深刻反思MPS事件中的深层次问题,同时已启动了风险体系的全面梳理和彻底整改,调换了风控领域的一系列负责人,并将对员工从严教育、从严管理、从严监督,确保不发生类似事件。


在其半年报中,光大证券写道,2019年上半年,公司高度重视风控管理,对各部门、分公司及子公司进行全面风险排查,对风险隐患进行全面分析梳理,并逐项推进问题的限时整改。


在此次招聘中,光大证券也特别强调了对于风控能力的要求。风控已然成了光大证券的“心病”。


不过,在光大证券发布的2019年半年报中,光大证券实现了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58.61亿元,同比增长42.45%,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16.09亿元,同比增长66.09%。实现扣非净利润17.43亿元,同比增长110.55%。


从中证协公布的以单家公司口径排名情况看,光大证券净利润排名行业第11位,投行业务净收入排名第5位,承销与保荐业务净收入排名第3。自营和投行业务成为拉动光大证券上半年业绩的主要因素,而一度被边缘化的自营业务,再度变成了光大证券的门面。


如需转载请与上海鸣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联系。未经上海鸣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80316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