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蔚来SOS!

蔚来正遭遇上市以来最难熬得时刻。如果说此前重启财报电话会议对融资敏感“欲盖弥彰”,那么另一轮融资竟然公然被政府背景的产业基金拒绝,则将蔚来的融资难问题直接暴晒在了阳光下。

标签: 蔚来汽车 财报 再融资

10月16日,针对媒体此前报道的对蔚来50亿投资的事项,吴兴区政府新闻办事项有关人士向媒体表示,“洽谈过,无意向性协议。鉴于评估风险过大,已停止进一步洽谈”。50亿救命钱被紧急“叫停”,蔚来汽车盘前股价随即大幅下跌。


隔夜美盘,蔚来收跌5.81%,报每股1.46美元。这一价位,距离蔚来希望保护的价位——9月初蔚来与老股东腾讯附属公司签订的2.98美元/股的可转换债券的价格,已然不足一半。


今年5月,蔚来同北京亦庄国投协定的100亿元投资消息曾救蔚来于水火,然而后续落地至今尚无下文。原本蔚来CEO兼董事长发行可转债私募发售,或是帮助亦庄国资与蔚来“锚定”转股价格。


然而因“融资敏感”问题取消财报电话会议却引发了蔚来股价的大跌,而蔚来汽车与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50亿元融资的“谈崩”令蔚来能否拿到亦庄国的投资变得更加未知。


蔚来再拿不到新的融资,这个曾经的“中国特斯拉”可能面临退市。甚至更坏的情况,皆有可能发生。


救命钱黄了


10月15日,36氪消息,从接近蔚来高层、湖州市政府等多位知情人士处获悉,在引进北京亦庄国投的投资之外,蔚来也在与浙江湖州市吴兴区洽谈一笔超50亿元的融资合作。与这笔融资配套的是,蔚来将有一个20万年产能的工厂落户吴兴区。


每日经济新闻援引媒体报道,一位接近蔚来高层的资方人士称,除亦庄国投(即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之外,蔚来正在接触不少其他地方政府,长江以南和长江以北的都有,吴兴区是其中比较有希望落地的一个


而这一利好,在一天之内,似乎陷入了一场“罗生门”的闹剧。


根据吴兴区的官方表述,他们并没有主动对外披露这方面的信息,认为可能是蔚来汽车主动向外公布的,现在形势不好为了提振市场和投资者信心。


蔚来和湖州市吴兴区的确有过洽谈,36氪发布的一份疑似湖州市级文件内容显示,“吴兴区引进蔚来智能汽车项目既是重大机遇,也面临一定风险。吴兴区和湖州市级有关部门要深入核实项目投资方的资质、牌照、实力等具体情况,准确研判项目的可行性。” 


湖州市过去几年在新能源汽车产业上有过多个投资,对新能源展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比如2016年8月,湖州市德清县就引进了总投资200亿元的乐视超级汽车工厂项目。2017年4月,湖州市吴兴区又引进了重组后的游侠汽车工厂项目。现落地新能源整车项目已经达到六个。


不过,从其投资的项目来看,效果不甚乐观。这份文件倘若属实,那么,文件内容所述的“重大机遇”和“一定风险”也就能理解了。


融资难,亦庄国际的玄了?


如果打开蔚来汽车近期的股价走势,就可以理解为何他确实需要获得新的大笔投资这种振奋人心的消息——在蔚来洽谈融资的关键期9月,蔚来股价出现接连断崖式下跌。9月20日后的下跌行情之中,蔚来股价已经跌去50%,而距离上市后最高点下跌幅度则超过90%。


二季报的发布则是此次蔚来股价大跌的导火索。


在蔚来发布财报前夕,有外媒报道称,蔚来四年时间的亏损达到400亿,相当于特斯拉十五年的亏损金额。舆论的发酵一时间将蔚来推上了风口浪尖。


与其说外界担忧于蔚来的亏损数额,不如说是担忧于蔚来丝毫不见希望的盈利能力。对于李斌来说,投资机构排队“求融资”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


二季度的财报显示,蔚来的营收、汽车销售额、交付量、毛利率,没有一项数据能让投资者省心。车辆交付不成规模,蔚来也无法依靠经营性活动进行回血,发展只能依赖于融资。结果便是,一旦融资节奏未跟上,资金链将备受压力。


然而财报公布之后,出于”融资敏感“的蔚来取消了财报电话会议。谁知这一举动,却令蔚来股价大跌。


对于蔚来说,此时股价和融资无比重要。在随后补开的财报会议中,李斌对于“50亿美元亏损”的说法进行澄清,认为媒体夸大了这一事实,实际上只有200多亿元。不过重启财报电话会议未能挽回投资者对蔚来的信心。


投资者关心的融资问题仍未得到解决。尽管蔚来CFO谢东莹在业绩电话会中表示,“已经在蔚来中国项目的融资上取得积极进展。”今年5月,蔚来曾经宣布,获得了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亦庄国投”)100亿元人民币的投资。


对于蔚来说,获得这笔无疑融资能获得片刻喘息的机会,然而敲定的协议却迟迟未能落地。过去4个月中,蔚来时常传来与亦庄国资谈判破裂的传言,都被蔚来否认了,显然亦庄国投还在犹豫和观望。


据36氪报道,双方谈判极其复杂。“蔚来不断延后第二季度财报的发布日期,也是希望等这笔合作敲定后一起发布,但未能如期完成。”


而对于投资机构更关心的盈利周期、盈亏平衡点、投资回报率等更加实际的问题,蔚来距离正面回答上述问题,还是遥遥无期。


算盘落空,还面临退市风险?


事关资金链,外界对蔚来的忧虑已经更上一层楼。中国基金报甚至用“离退市越来越近了”,来定义蔚来如今的状况。


为了获得融资,9月初,蔚来公司披露,已经与董事长兼CEO李斌、一家腾讯控股附属公司达成了私募可转换债券认购协议。根据协议,蔚来汽车将通过私募配售方式向投资者发行和销售总本金额为2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


老虎财经此前也写过,由于公开市场股价锚的存在,蔚来采用直接融资的可能性被降到最低。开市场增发,公司债都需要股价支持。而可转股省去偿付责任,短期又不直接锚定股价的可转债融资,对于蔚来来说,是最合适的融资方式。


另外,通过与腾讯签订可转债,或也是借此来帮助亦庄国资与蔚来“锚定”转股价格,令亦庄国资尽快作出有利于蔚来的决定,落地融资。不过,蔚来的算盘可能更加玄了。股价的持续下跌,不只是令蔚来难以获得融资,还可能面临退市的风险。


相比上市之初股价最高13.8美元、市值一度超130亿美元的辉煌,如今蔚来的市值已缩水近9成。持续的亏损和连日的股价暴跌,多家投资机构也降低了对蔚来汽车的预期。值得注意的是,投资机构伯恩斯坦(Bernstein)更是将蔚来的目标股价从1.70美元下调至0.9美元,这是蔚来的目标价首次跌破1美元。


与国内类似,美国证券市场也有“1美元退市法则”,如果连续30个交易日平均股价不足1美元,纽交所将发出退市警告。


这可能是蔚来上市以来最难熬的时刻了。即使剔除召回事件带来的亏损,蔚来二季度仍亏损28.69亿,按照目前的烧钱速度,蔚来的融资没有新进展或对公司的运营造成影响。


二季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蔚来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现金及短期投资总额约为34.56亿元人民币,再加上9月底即将完成了2亿美元可转债,蔚来拥有约7亿美元的现金流。


其中,受召回等负面事件影响,今年第二季度蔚来单季可支配现金就减少了40.8亿元。伯恩斯坦的分析师甚至在一份报告中指出,蔚来汽车的现金恐怕将在数周之内耗尽,账面的现金储备已经告急。



而为了踏出这个最低谷,蔚来也采取了一系列行动自救,团队规模从2019 年1月的9900人优化至第三季度末的7800人,年底之前非核心业务的剥离(将旗下FE车队的多数股权出售给力盛),以及通过可转债券的形式,向腾讯“借”来2亿美元。


尽管目前还不能单纯依靠蔚来汽车成长期所产生的巨额亏损来判断其长期的投资价值,但如果没有健康的现金流,恐怕很难支撑一家初创企业活下去。


如需转载请与上海鸣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联系。未经上海鸣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80316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