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微博 QQ 微信

Don't cry for me, RBS. 一家差点改变中国的投行

北京职业梦科技有限公司 金融求职 2016/03/08 15:09 51429
投资   
Don't cry for me, RBS. 一家差点改变中国的投行
©视觉中国
"这可能是一个最糟糕的年代。如同一艘已经沉没的巨轮。"

走在香港中环,上海陆家嘴,北京国贸,你可以看到曾经神色匆匆冷淡疏离的人群如旧。他们口中传着金融界的八卦,PwC的桃色丑闻,巴克莱开始大规模裁人,德银看似即将倒下……如何跳槽去下一家?连兰桂坊的享乐时光都伴随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隐忧,金融人的口中忍不住爆出了一句“Fuck.”


今年不是一个好年份,整个圈子有着人心惶惶的味道。纵然伯克希尔哈撒韦2015年盈利是惊人的21%,而大部分投行却陷于泥沼,今年的德银如同一个时代的巨人,正在挣扎着倒下。


投行的没落对个人而言不一定是坏事,可能是个新的开始。但没落总是坏事。


在所有这些银行发生危机之前,有一家投行先行离开。苏格兰皇家银行(以下简称RBS)的办公室在北京上海逐步关闭,大中华区逐步关闭。曾经这家银行的员工从无到有,把这家银行建起来,从每一个单开始,从每一个客户开始,从一个个的cold call 开始。2005年正式进入中国之后,RBS拿着一纸批文建起在这里的大厦。从上海,到北京,深圳……一步一步扩大着自己的版图。


10年之后,曾经RBS的员工,在旁边的另一家银行里,看着自己一手建起来的银行,被一点点关掉。同时,束手无策。


这可能是很多人有过的感受。你曾经为之奋斗的地方,而如今的境况却与你无关。


你可以问一个稍显疲惫的banker,当年在RBS的时光是怎样的。或者问他这样一个问题—— “如果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你还会选择RBS么?”



RBS 曾可能创造的历史


RBS,苏格兰皇家银行,英国最古老的商业银行之一,依靠并购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区性商业银行跻身世界著名商业银行之列。但在所有的外资投行里并不算最出名,甚至也并不在第一梯队里。


但在中国,这家银行却曾经有可能创造历史。


2005年8月,苏格兰皇家银行联同李嘉诚基金、美林证券及其他基金投资者组成RBS China,正式进入中国。早在1994年,后来归入RBS旗下的皇家西敏寺银行就在上海设立了办事处。那时候中国的资本市场刚刚觉醒,陆家嘴只能看到孤零零的东方明珠。


但是门是开放的,你能看到一点一点的亮光透过开放的缝隙,于是你能看得到机会。到2005年的时候,中国经济正在高速增长,各项数据看上去都很让人心生希望。


众所周知,当整体趋势是增长且开放的,这就是一个好的时机。风口上,猪都能飞。何况是一家快速增长的投行。


除了本地注册的法人银行以外,苏格兰皇家银行还在中国先后建立了多家非银行类金融业务平台,包括100%全资拥有的金融租赁公司以及三家合资公司:苏州信托、华英证券,及银河期货。此外,苏格兰皇家银行还在帮由苏格兰皇家银行牵头的财团持有中国银行一部分股份。2008年收购荷兰银行(ABN Amro)后,RBS全面接手了ABN在中国声势浩大的个人理财业务。


这意味着什么?


“信托,证券,期货,个人理财…它当时几乎是全牌照的外资投行,还持有中国银行近5%的股份。在中国,从前没有,之后也再没有过。哪怕是高盛,大摩也没有能做到这一点。”曾在RBS香港工作的Alex回忆起当时的境况,仍然感到惋惜。



十年又十年。从1994年的皇家西敏寺银行的办公室,从2005年RBS China正式进军中国扩张到5个分行,到2015年RBS宣布逐步退出中国区业务。20年,起高楼宴宾客楼塌了,一瞬而已。


如今你只能看到在RBS中国官方网站“关于我们”这一栏中,一堆的陈述句。读来五味杂陈。


“在中国,我们拥有五家分行以及多家非银行类金融业务平台,包括一家合资信托公司,一家合资期货公司, 一家合资证券公司及全资拥有并具内地法人资格的租赁公司。


我们已决定在中国退出零售和中小企业金融业务, 我们目前已退出中国的中小企业金融业务。”


一场错误的并购 摧毁了曾可能书写的历史


你一定会问,发生了什么? 如果用一句话概括的话,那应该是这句:“一场错误的并购收购(荷兰银行)摧毁了两家原本可能在中国书写历史的外资行。”苏格兰皇家银行正式宣布全面撤出亚太区以后,一位在RBS供职多年的人士如此评价。


至今为止,苏格兰皇家银行收购荷兰银行都是金融史上最大一宗并购案例,没有之一。


在被RBS收购之前,荷兰银行(ABN Amro)是一家拥有183年历史却长期业绩不佳的国际老牌银行。董事会一致决定出售,于是很多人都觊觎着这块肥肉,比如巴克莱,比如RBS。


据经济观察报,巴克莱银行率先提出了总价值670亿欧元的并购方案,以换股和现金相结合的方式收购荷兰银行,为了力压竞争对手,RBS携其收购团队开出了条件更为诱人的收购方案,其收购价达711亿欧元,比巴克莱高出40余亿欧元,其中现金比例高达93%,击败巴克莱从而收购了荷兰银行。


“这场买卖中用掉的现金,某种程度上来讲,在金融危机到来之前,掏空了RBS的家底。”一位RBS员工表示。


而当时人们大多浑然不觉,这几乎是一场伟大的胜利。RBS又攻下一座城池。就中国区而言,ABN的个人理财业务占了当时中国的半壁江山。在RBS的野心版图上,这是强强联合。



如果早知寒冬将至,不知彼时的RBS会还是否会欢欣雀跃。有时候,当人们过于强调乐观,其实是想掩饰对失败的恐惧。


然而失败仍然会来。


2008年,一场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让RBS几乎倾家荡产,由于收购荷兰银行用掉了大量的现金,外加RBS的股价在金融危机时一路狂跌,RBS几近倒闭,到现在都没有缓过来。为拯救这家濒临破产的英国银行不沦为第二个雷曼兄弟,英国政府向其伸出了200亿英镑的资金的援手,并对其控股。


曾在RBS工作的Alex回顾这段经历的时候,说了这样一段话:


“这其实是2008年金融危机整个的联动效应。它是因为整个金融危机所带来的波动使得它所购买的荷兰银行ABN Amro从一个糟糕的投资,变成了一个交易的杀手。 换句话说,平常我投资了一家ABN Amro, it's a bad investment anyway, 但在金融危机,it’s not bad, it’s a horrible investment , plus, it kills you.”



 Titanic 不一定是坏事,但总是坏事


很多事情的悲情之处在于,彼时并不关乎生死的一个决定,如今却左右了整个机构的命运。作为机构里的螺丝钉,你无论有多大的雄心壮志想要力扭乾坤,却始终是有心无力的。整个机构的衰落是必然,有一句鸡汤说得好,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Alex当时在的是RBS香港投行部的FIG组(Financial Industry Group)。投行人日日加班到凌晨3点,连续三天看到日出,心情崩溃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对于底层的analyst而言,他并不能真切地感受到寒潮降至。颇为讽刺的是,Alex负责一部分RBS亚太地区业务的出售,他卖的业务越好,意味着RBS退出亚太越快。


风总是从上往下吹。他真正有感觉的时候,或许是看着身边同事一个一个地消失。“跳槽和离职在金融圈很常见,但当你周围的人一个个地消失,其实还是蛮不爽的。”


彼时在香港的长江中心,Bloomberg在27楼,RBS在38楼,Alex清楚地记得一个细节,长江中心电梯的电视里、RBS办公室里滚动播出着财经讯息,当时刚巧Bloomberg专访RBS高层,大家从电脑里抬起头来看,而主持人问,“What do you think of sitting on a shit?”


电视屏被啪地一声关掉。


“你的感觉是,你知道这是一个sinking ship, 它即将沉没, 然后每个人都想往船的顶尖上爬,因为这样可以晚一点淹死,大家都在等待一个机会可以跳下船去,被别的船接走。大家都不会马上就跳下去,但是跳下去的时候也不会说,this is end of the world.”Alex说。



“你会感觉到自己被裁不一定是坏事,这也许是一个新的开始,但是被裁总是坏事。”


RBS目前正逐步撤出中国区业务,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关闭银行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彻底办完手续退出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 你是否还会选择这里?


今年可能是RBS中国最后一次年会。


RBS的连年亏损已经不是什么秘密。2014年,RBS净亏损为34.7亿英镑,而2013年时该行净亏损达到90亿英镑。然而RBS中国却恰恰相反,即使是在2014年它仍然保持了相对高额的盈利,在原来ABN的基础上,其个人理财业务也颇受用户好评。然而所有这一切并不见得能挽回什么。


在一开始,它被鉴定为非核心业务的时候,一切就已尘埃落定。


“苏格兰皇家银行近几年业务亏损可以看作是为该行希望成为全球知名投行的野心买单。苏格兰皇家银行需要采取更为稳妥的措施为股东获得可观收益,将大量减少和美国的业务,并从欧洲中东部地区,中东和非洲撤出所有业务”。RBS首席执行官Ross McEwan说道。


这段话读来没什么感情,一如银行家一贯的口吻。只是这条路越往后看,越是有悲情的色彩。


作为整个银行的亚太区分支,RBS亚太地区的逐步关闭并不是由于他们自身的作为,而是决定于远在千里之外的伦敦,那群坐在英国议会里的人。



"他们甚至不知道你的业务究竟是什么,他们不听你的商业策划,也不听你的策略投资,他们什么也不听,因为他们不关心。Non-core business,这是他们命名所有他们觉得没戏,或者没那么重要的业务的名字,事情就是如此。"Alex说。


自外国银行分行清算结束之日起2年内,中国银监会及其派出机构不受理该国外银行在中国境内同一城市设立营利性机构的申请。


《外资银行管理条例实施细则》


这句话意味着,一旦退出后,外资银行至少两年内无法进入中国,而就算再进,重拿牌照谈何容易。曾经,RBS可算作全牌照。现在的花旗、渣打,尤其是个人业务这一块,都没办法超越当年的RBS,然而这段时间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时光流转,如果回到当年选择是否进入RBS的一年,事情是否会有所不同?


Alex说,“让我再回去重新选择,我还是会去。不后悔走了这么一遭,该看到的看到,该感受的感受到。对于我们自己而言,看到RBS的这条路其实是必然的结果。


“但是你没有办法去倒推,真的没有办法。”


(老虎财经 黄佳佳编辑)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授权或独家投稿给环球老虎财经发表,并经环球老虎财经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环球老虎财经)及本页链接。

举报
相关资讯
请选择举报类型 举报描述: 提交
谢谢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