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微博 QQ 微信

国有银行高管离职潮预示着什么?

投资研究机构 四维宏观智库 2016/03/30 17:55 6018
信贷数据   利润   
国有银行高管离职潮预示着什么?
©视觉中国
"笔者寄予厚望的国有银行改革目前进展缓慢,更由于近几年银行利润增速虽然在下滑,但是总利润还在增长,尚未进入负增长,大量不良贷款被隐蔽,因此,国有银行经营表面上看来还是欣欣向荣,因此改革的动力就难以产生。"

一月份新增信贷达2.5万亿,二月份则不足其三分之一,仅仅从这个事例看,国有银行的经营已经完全失控,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下,“早放贷早收获,”中国银行业的信贷行为成为事实上成为一种投机,而实体经济内部的僵尸企业难以淘汰,地方政府的刚性兑付仍然顽强存在,有限资源大量被僵尸企业和地方融资平台占用,天量的信贷对经济没有起到应有的拉动作用。从总的方面看,围绕国有企业和政府服务的国有银行体制已经成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一大羁绊。


尽管政府改革的决心还没有下定,但是技术和市场的竞争已经对国有银行产生自然的侵蚀和消长,这其中,最重要者当属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和民营银行的崛起。


最近中国工商银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侯本旗已离职的消息,受到市场的广泛关注。工行内部不仅仅是侯本旗离职,还包括产品创新部总经理薛鸿健和信息技术部总经理毛宇星也离职,他们三位可以说是,工行互联网金融的三驾马车,是工行这几年转型改革的核心人物这是国有银行中离职的少有的部门老总级员工,更由于其在过往的经历中,显赫的履历,让人们对于中国银行业的发展产生诸多瞎想,这样的离职在最近几年的国有银行中甚为罕见。


以上三位均是工行技术部门核心骨干,有些曾经在分行一级担任过领导职务,有着较高的技术专业学历和职称,长期从事金融信息系统基础架构理论研究,技术规划和重大项目组织工作,有些先后主持参与工行主机并行耦合系统建设、新一代核心综合业务处理系统建设、全行核心网络体系建设、数据大集中工程、新一代数据中心建设、两地三中心业务连续性架构见色好、基础架构云建设等重大项目建设等。


据目前媒体的报道,这些人中有些要去自己创业,有些要去筹办刚刚批复的民营银行中关村银行,而该行目前的定位为科技银行、互联网银行,由众多民营资本发起并参与,其主要为科技型、创业型、创新型中小微企业提供全面、快捷、低成本金融服务的科技银行;基于创新信用机制和大数据运用的互联网银行等。


国有银行核心技术人员的离职,此前还有中国建设银行总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黄浩也已离职,加盟蚂蚁金服。他们离职的初衷,当然不仅仅是待遇,更看重的是股权,当然还有灵活的体制,以及民营银行提供的广阔的事业前景,这些都不是国有银行所能提供的。这对于国有银行未来的发展,无疑具有不容忽视的影响,笔者把这种影响称为“体四面埋伏”。


去年,原中国进出口银行副行长曹彤、被市场称为同业之王的原兴业银行同业业务部总经理郑新林、原杭州银行副行长俞胜法等都先后加入民营银行。尽管他们都是金融业的高管,但基本都还是股份制银行高管,尚未有国有银行核心技术人员离职这么让人震撼。


互联网金融异军突起,尽管还有许多不足之处,但是其便捷的服务、灵活的体制等,相对于老旧的国有银行体制具有难以替代的优越性,当然互联网金融如何监管,以及如何建立一个与市场发展相适应的有效的风险控制体系,仍然是摆在目前互联网金融面前的难题,不过这些传统银行高级人才的纷纷加入,为这些问题的解决提供了条件。


2014年3月,第一批落地的5家民营银行试点方案分别由阿里巴巴、万向、腾讯、百业源、均瑶、复星、商汇等民营资本参与,而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两会上透露,新设民营银行的受理权限目前已经下放到银监局,现在各地银监局已经全面受理申请,并同时对申请进行尽职调查,现在已经有12家进入论证阶段。


民营银行和互联网金融目前尽管遇到了技术变革的风口,但是从金融的属性来讲,他们却生不逢时,金融业遇到了宏观经济下行周期,这次下行如果从2012年算起,现在才四年左右,目前还看不到复苏曙光,这对于刚刚从事金融业的新兴银行而言,是非常重大的挑战。


编辑:许俊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授权或独家投稿给环球老虎财经发表,并经环球老虎财经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环球老虎财经)及本页链接。

举报
相关资讯
请选择举报类型 举报描述: 提交
谢谢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