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微博 QQ 微信

转型期财政支出能有多大空间?

兴业证券宏观分析师 王涵 2016/04/21 09:52 7461
IMF   GDP   
转型期财政支出能有多大空间?
©视觉中国
"随着1季度中国宏观经济数据的反弹,市场对短期内中国经济下滑的担忧减弱,但对于中长期的增长逻辑仍然迷茫。在本周的周报中,我们对转型中能够影响中长期增长的因素之一——政府财政进行了梳理,以供投资者参考。"

次贷危机以来,长期的货币政策宽松并未能带来生产率的提高和中长期经济增速的提升,这迫使全球政策制定者开始考虑政策的重心是否要从货币政策转向财政政策?


欧元区对于赤字红线已颇有争论,IMF近期的报告也强调财政政策应随时准备支持需求和支撑货币政策,重点应是促进中短期增长的财政措施(如基础设施投资)和支持结构性改革的政策行动(减税、鼓励工作等)


我们在昨日的会议纪要《新常态、找修正、避趋势》中指出,随着1季度中国宏观经济数据的反弹,市场对短期内中国经济下滑的担忧减弱,但对于中长期的增长逻辑仍然迷茫。在本周的周报中,我们对转型中能够影响中长期增长的因素之一——政府财政进行了梳理,以供投资者参考。


摘要:


1)当前中国政府负债率偏低,财政仍有扩张空间;


2)中性假设的预测下,“十三五”期间中国政府债务率整体可控;


3)但政府开支增加或有利于回报期较长的经济项目;


4结构上,教育、环境等提升长期生产率的财政支出占比或将出现提升。


中国政府负债率偏低,财政仍有扩张空间


与发达国家比较,目前中国政府的负债率仍然相对较低。截止2015年底,中央政府的负债为10.7万亿,2015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限额为16万亿,政府整体债务率占GDP比重为39%。即使考虑隐形的地方政府债务,我们估测广义的政府负债/GDP60%,低于国际的平均债务水平。2015年我国预算财政赤字率为2.3%(调节前为3.4%),2016年的财政赤字率目标3%,均低于发达国家水平,也低于4.3%的世界平均水平。



财政赤字3%并非政策红线


转型期政府开支增加对冲私人部门下滑是大势所趋。2015年末至今,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和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等官员纷纷表示,国际上普遍的3%的财政赤字率和60%的政府负债率并非是绝对僵化的红线。


事实上,3%的财政赤字率红线和60%的政府负债率红线来自于1991年签订的《欧洲联盟条约》,是各国妥协的结果而非科学的论证。目前我国经济增长处于转型期,增加政府开支对冲私人部门下滑是大势所趋。日本和韩国等国家在经济转型期也出现过财政赤字率上升超过3%,日本在80年代转型时赤字率曾达到6%



中性假设下,“十三五”期间中国政府债务率整体可控


我们对十三五期间的中国政府债务率路径进行了估测,主要考虑了三方面的问题:


1)假设“十三五”期间经济增长平均为6.5%(考虑到翻一番的目标),但随着经济的转型逐渐下台阶,财政收入的增长与GDP增速相当;


2)中性假设下,参考日本和韩国的转型经验,假设未来五年财政赤字率逐渐从目前的3%上升至4.3%的世界平均水平,而政府债券的付息率维持在目前的3.5%


3)根据我们在23日周报《数据说话:供给侧改革的中的测算,假设供给侧改革在未来五年中匀速完成,共带来税收减少1721亿和失业金支出增加3238亿。根据我们的测算,在不同的情景假设下,“十三五”期间中国政府债务率整体可控。财政支出增速上升,可以部分对冲私人部门需求的下滑。



政府开支增加或有利于回报期较长的经济项目


政府开支增加会对私人部门投资产生一定的挤出效应。然而,当一个经济体没有明确增长模式的背景下,在有效监督和控制效率的情况下,政府部门开支挤出私人部门活动并非一定是坏事。这是因为私人部门的投资相对短视,而对于政府而言,投资回报周期超过个人生命长度的项目也具有投资的价值。


换句话说,只要转型期财政结构的变化更加偏向促进长期福利的改善,尤其是长期生产率提升和技术进步的方面,那么政府开支是有积极意义的。


结构上,教育、环境等提升长期生产率的财政支出占比出现提升


以韩国的财政支出结构为例(其他经济体转型期财政支出结构历史数据缺失)在其转型期,国防开支占GDP出现下降,而教育、环境、公共服务和医疗等开支则出现上升。中国与韩国转型期这几个细分类别的财政支出仍有差距。以教育为例,从韩国转型期开始其受高等教育的人数占比以及受教育年限来看,其提升速度甚至快于日本。这是转型成功的必要条件之一。



(陈小玲编辑)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授权或独家投稿给环球老虎财经发表,并经环球老虎财经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环球老虎财经)及本页链接。

举报
相关资讯
请选择举报类型 举报描述: 提交
谢谢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