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微博 QQ 微信

大数据发展的最大制约——隐私

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吴卫明 2015/08/22 09:28 6447
大数据   信息安全   
大数据发展的最大制约——隐私
©视觉中国
"8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关于促进大数据发展的行动纲要》,强调数据开放、数据共享。大数据是把双刃剑,在提高效率,节约社会成本的同时,也带来了如何保护隐私的问题。"

8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关于促进大数据发展的行动纲要》,强调数据开放、数据共享。大数据是把双刃剑,在提高效率,节约社会成本的同时,也带来了如何保护隐私的问题。


大数据是英文Big Data直接翻译而来的一个词汇,也被成为巨量数据或者巨量资料。麦肯锡公司2011年5月发布的《大数据:下一个创新、竞争和生产力的前沿》报告中指出,“大数据是指其大小超过典型数据库软件的采集、储存、管理和分析能力的数据集。该定义有两方面的内涵:一是符合大数据标准的数据集大小是变化的,会随着时间推移、技术进步而增长;二是不同部门符合大数据标准的数据集合会存在差别。大数据有4个标志性特征,即Volume(容量)、Variety(多样性)、Value(价值)、Velocity(速度)


大数据给社会观念带来的冲击是前所未有的。大数据的理念是主体行为数据化,数据分析自动化,通过对海量信息的分析,消除信息不对称。大数据在医疗、教育、科学研究、金融、商业等领域,具有着巨大的积极作用


为了适应大数据在现代经济生活中应用和发展趋势,8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关于促进大数据发展的行动纲要》(简称“《纲要》”)。《纲要》主要强调了以下三个方面:


1、推动政府信息系统和公共数据互联共享,消除信息孤岛,加快整合各类政府信息平台,避免重复建设和数据“打架”,增强政府公信力,促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


2、顺应潮流引导支持大数据产业发展,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加大政策支持,着力营造宽松公平环境,建立市场化应用机制,深化大数据在各行业创新应用,催生新业态、新模式,形成与需求紧密结合的大数据产品体系,使开放的大数据成为促进创业创新的新动力。


3、强化信息安全保障,完善产业标准体系,依法依规打击数据滥用、侵犯隐私等行为。让各类主体公平分享大数据带来的技术、制度和创新红利。


一、数据共享、数据开放,构建真正的大数据应用


吴卫明博士认为,关于大数据的应用问题,国务院文件的所强调的核心在于数据开放、数据共享。根据大数据的应用原理,并基于数据“干涉”理论,数据只有在开放和共享的基础上,才能形成真正的“大数据”。从这个意义上说,国务院文件无疑是抓住了问题的重点。


虽然很多企业宣称采用了大数据方法,但由于其数据来源的局限,并不能真正形成大数据。而共享、开放原则,有利于整合不同企业、不同机构的数据,丰富数据来源,形成数据最大化效应,从而提高大数据应用的分析准确度。


数据分享、数据开放不仅适用于政府部门、公共管理机构,也适用于企业和其他商业主体。


二、大数据与个人信息安全


大数据运用的原理在于全方位获取社会主体的信息,从而分析其行为模式,为商业活动提供支持。数据分享、数据开放是全方位数据分析的基础。吴卫明博士认为,大数据应用是一把双刃剑,在提高商家服务水平、服务效率,节约社会成本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社会问题。其中最为突出的是个人信息保护与企业商业秘密保护问题。


在小数据时代,个人隐私信息、商业秘密是以零散、片段化的方式存在于各种渠道之中。比如,电话号码可能在填写银行业务申请单时存留在银行数据库中,护照号码与出境记录可能留在海关的数据库中,而餐饮定位信息留存在各种订餐网站的数据库中。如果上述数据库没有实现共享,任何一个隐私信息的泄露,对于个人而言影响是有限的。同时,即使一个数据库出现技术问题,流出的个人信息可能仅仅包括某一类信息,而不会波及其他的数据库。


在数据分享、数据开放的大背景下,不仅政府机构之间、企业集团不同模块之间的数据库实现共享,甚至可能在不同企业之间形成共享的数据库。这就意味着,一旦某个数据库出现安全漏洞,个人隐私信息或企业商业秘密的泄露将可能是全方位的。因此,数据分享、数据开放所带来的负面效应是信息安全压力日益增强,信息泄露带来的危害空前巨大。


三、隐私信息的开放程度


吴卫明博士认为,数据共享、数据开放还面临与个人隐私及企业商业秘密之间的平衡问题。从法律关系上讲,客户在某个网站注册并实施交易行为,可以视为客户向该网站开放隐私信息。对于居民个人而言,将隐私数据开放给某个机构、某个企业,并不意味着授权了企业或者某机构将自身的隐私信息可以披露或者出售给其他企业或机构,除非该种信息披露有明确的法律依据。


这就带来一个悖论,一方面,数据开放和共享提高商业机构、征信机构数据运用的有效性和准确性,对社会具有积极价值;但另一方面,数据开放、共享又会带来与个人隐私的冲突。两者如何协调,两者利益如何协调,是隐私权法律与大数据应用规则需要平衡的核心问题。


当前我国关于网络信息安全、网络隐私权及商业秘密保护的规定比较零散和分散,主要包括《网络安全法》、《刑法修正案(七)》、《侵权责任法》、《居民身份证法》,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2012年12月28日通过的《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但是,由于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加之上述法律的规定过于原则和缺乏可操作性,已经难以适应大数据发展的形势。如果不能厘清隐私权与大数据共享的边界,并且无法对隐私权和商业秘密形成有效的保护,则会影响数据共享与数据开放机制的发展。


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大数据发展的行动纲要》,是政府高层适应互联网时代以及大数据应用的积极举措,但如果没有可行的数据开放措施、数据开放限制、隐私保护、数据运用权限等配套制度,无疑会制约大数据应用的良性发展。


(老虎财经 仇烨编辑)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授权或独家投稿给环球老虎财经发表,并经环球老虎财经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环球老虎财经)及本页链接。

举报
相关资讯
请选择举报类型 举报描述: 提交
谢谢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