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微博 QQ 微信

高盛:美联储不排除将失业率门槛下调至6%的可能性

老虎财经 蒋雪 2013/09/13 16:49 3010
美联储   QE   
高盛:美联储不排除将失业率门槛下调至6%的可能性
©视觉中国
"过去几天,美国股市和债市反弹迹象明显。有人因此相信美联储将会按兵不动,这也是很可以理解的。但高盛仍维持之前对于美联储缩减购债的预测:缩减规模或为100亿美元/月,可能全部为美国国债;尽管近期不甚理想的非农就业数据可能对缩减幅度造成一定影响,但150亿美元/月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与此同时,美联储将会继续加强前瞻指引。除非华盛顿在稍后的债务上限谈判中会爆发冲突,否则美国政策不确定性的减弱将会缓解金融市场紧缩的局面。不过,关于高盛对美联储下一步行动的预测,最值得注意的一点是:美联储或将进一步下调失业率门槛至6%。失业率门槛基于一系列统计数据,但并不是一项反应宏观经济发展和劳动力市场表现的全方位指标。更何况,其数据的可靠性尚需进一步讨论。"

过去几天,美国股市和债市反弹迹象明显。有人因此相信美联储将会按兵不动,这也是很可以理解的。但高盛仍维持之前对于美联储缩减购债的预测:缩减规模或为100亿美元/月,可能全部为美国国债;尽管近期不甚理想的非农就业数据可能对缩减幅度造成一定影响,但150亿美元/月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与此同时,美联储将会继续加强前瞻指引。除非华盛顿在稍后的债务上限谈判中会爆发冲突,否则美国政策不确定性的减弱将会缓解金融市场紧缩的局面。不过,关于高盛对美联储下一步行动的预测,最值得注意的一点是:美联储或将进一步下调失业率门槛至6%失业率门槛基于一系列统计数据,但并不是一项反应宏观经济发展和劳动力市场表现的全方位指标。更何况,其数据的可靠性尚需进一步讨论。


高盛经济学家简·哈祖斯(Jan Hatzius)对此发表了几点看法:


1.美国8月经济增长幅度较小,当前活动指标(CAI)仅约3%。就业报告不甚理想,新增非农就业岗位数量略低于预期,整体就业率下滑。但实际上,非农就业数据在衡量经济增速方面的作用有限,市场对于每月公布的非农就业数据的反应未免有些过激。相比之下,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和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的数据更有价值。


2.今年底明年初,随着美国财政政策对其经济的拖累减缓,我们会逐渐上调经济增长预期。一个下行风险是金融市场紧缩,尤其是抵押贷款利率上涨100个基点。美联储今年5月22日在国会发表证词前,我们的预期(高盛金融状况指数,GSFCI)是130个基点。如果维持这一上涨幅度的话,美国房地产市场将会受到冲击,明年的经济增速很可能降低0.25~0.5个百分点。


3.目前我们并没有太过于担忧。近期美国房地产数据固然疲弱,但从中长期来看,我们对房地产市场的复苏还是很有信心的。我们相信在接下来的几年内,住户形成(household formation)的趋势增长率均值至少为120万。若按照每年有30万家庭破裂的估值计算,美国住宅建筑行业每年需新增150万套新住宅,以保持超额供应保持在一定水平。近期,超额供应将有可能进一步缩减,但在接下来的两到三年内将远高于目前的90万。


4.2012年末以来,政策不确定性的减弱是我们维持乐观预期的另一原因。有观点认为,2007年~2009年经济衰退以来复苏势头微弱的主要原因是政策不确定性的增强。我们对此观点仍持怀疑态度。我们相信,前几年政策不确定性的增强是经济疲软所导致的结果,而不是其原因所在。但近期政策不确定性的普遍减弱显然是由于外部原因造成的,因此更值得我们关注。


5.尽管经济增长可能会开始升温,但继续维持融通性货币政策的理由仍相当充分:核心PCE通胀水平为1.2%;失业率远低于潜在水平。过去2个月以来美国劳动参与率降低,对我们预期接下来几年内的劳动参与率形成向下压力。不过除失业率以外,劳动参与率的周期性或结构性并不是考查劳动力市场的唯一指标。但如果我们参考劳工部的U6失业率(将兼职就业人口计入失业人口)的话,会发现劳动力市场比单独参考官方的失业率数据时情况更糟。


6.美联储官员在9月18日议息会议上宣布的决策会把上述各种因素都考虑在内。鉴于不甚理想的劳动力市场数据以及近期美联储对于150亿美元/月缩减购债规模预期的不适反应(尽管150亿美元/月是完全有可能的),我们已将预期降低至100亿/月美元。更重要的是,我们希望美联储能够通过加强前瞻指引来降低缩减QE带来的潜在影响。在通胀率目标维持2%的情况下,失业率门槛将仍为6.5%。还有一点非常明确,那就是:通胀率低于目标水平将延缓触及失业率门槛的速度。我们还希望美联储能够继续强调劳动力市场改善的重要性。只有在失业率反应就业人数增加而非参与率降低的情况下,美联储才会考虑其触及失业率门槛是否真正有参考价值。


7.美联储也可以采取更激进的措施,那就是把失业率门槛从6.5%降低到6%。我们相信美联储采取这一行动的可能性很大。7月FOMC会议决议表明,美联储官员普遍认为失业率下降至距离加息门槛0.8%,显然夸大了劳动力市场的回暖程度。这可能会引发美联储重新思考6.5%的失业率门槛。从战略角度来看,美联储下调失业率门槛将会是对此前市场利率上涨预期的果断反击。如果美联储缩减购债规模较小,那么,鉴于经济复苏的微弱势头、下届美联储主席人选的不确定性以及前瞻指引的信用度问题,下调失业率门槛将是一项激进措施。但如果美联储缩减购债规模大于100亿美元/的话,这种可能性就很大了。


8.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伯南克将如何修订购债的前瞻指引。伯南克6月曾表示,到2014年中叶,失业率预期降低至7%左右,美联储将于那时结束购债。假设美联储已下调其失业率预期——毕竟,8月份失业率已降至7.28%——那么,伯南克要么必须更改2014年中叶这一时间点,要么修正7%的失业率预期。我们希望的是后者,尽管美联储将会为自己留有很大的回旋余地,而不是直接提供一个新数字。


9.退一步说,我们相信美联储很可能已对其在2012年12月首次上调利率时正式宣布将失业率作为加息门槛以及今年6月暗示退出QE时将失业率门槛降至6.5%而感到后悔不已。失业率并不能全方位地反应宏观经济发展和劳动力市场表现,因此美联储接下来很可能会松开自己戴上的这副失业率门槛的“手铐”。(文章翻自zerohedge,Tyler Durden著)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授权或独家投稿给环球老虎财经发表,并经环球老虎财经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环球老虎财经)及本页链接。

举报
相关资讯
请选择举报类型 举报描述: 提交
谢谢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