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取
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4.025%年金保险被叫停背后:险企的“现金流悬崖”将至?

陈斌4262611/18 09:13

高预定利率保单曾让初具雏形的中国保险业因保费规模爆发而沾沾自喜,却在后期“苦尝”利差损带来的“恶果”。一波三折,此次叫停,或许4.025%预定利率年金险将彻底退出保险长河。

标签: 中国平安 A股 金融机构

根据证券时报报道,11月12日下午,银保监会人身险部于近期组织召开风险提示约谈会,参会人员为保险公司总精算师。要求从12月开始停止销售预定利率4.025%的年金险产品。目前,部分保险公司已紧急停售相关产品。


此次被约谈机构包括中德安联人寿、天安人寿、华夏人寿、君康人寿、信泰人寿、国华人寿、恒大人寿、百年人寿、弘康人寿、大家人寿、上海人寿、复星联合健康及信美相互人寿等13家人身险公司。


实际上,停止销售预定利率4.025%的年金险产品,早有预兆。今年开门红期间银保监会就已经窗口指导叫停备案,之后是在8月银保监会于官网发布《关于完善人身保险业责任准备金评估利率形成机制及调整责任准备金评估利率有关事项的通知》,普通型长期年金预定利率超过3.5%需要经过监管审批,不超3.5%的话,只需备案。


对于监管部门而言,此次叫停4.025%预定利率产品的销售,正是看到了险企逐渐走低的投资收益率带来的利差损风险(指保险资金投资收益率低于有效保险合同的平均预定利率而造成的亏损),保险公司只有守住了不发生严重利差损的风险底线,才算守住了自身的生命线。


平衡险企现金流危机?


无独有偶,11月13日,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监管部门正在酝酿规范两全保险产品,旨在加快推进保险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丰富保险产品供给,规范人身保险产品开发设计行为,保护保险消费者合法权益。出于流动性管理或者资产负债匹配管理需要,监管部门也在考虑,可以开发设计保险期间5年期以下的两全保险产品,但不得短于3年。


值得注意的是,“一收一放”政策巧妙的防止了险企的现金流危机。根据银保监会数据统计,非上市寿险公司2015年、2016年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规模共计1.5万亿元。以万能险形式存在的短期理财险规模更为庞大,而此类产品,将在接下来的几年进入集中给付期。


由于部分保险公司前期销售了大量的短期趸交产品,未来几年进入给付的集中期,这将带来大量的现金流出。而在前期严监管的环境下,险企的趸交(一次性)业务下降,现金流入低于因给付和退保造成的现金流出,进而一些险企面临现金流压力。


此时若放开原先禁止的3-5年两全保险产品,一方面随着利率的下滑,短期寿险产品有利于控制利差风险;另一方面短期两全产品较长期两全产品易销售,保户购买意愿强,有利于保费的流入,进一步缓解给付缺口。


限制高息年金保险的缘起


事实上,对高利息率的年金保险有意无意的“抑制”,从国内保险企业发展以来就一直存在。


1992年,保险试点对外开放,友邦将代理人模式引进国内,随后,中国平安、中国人寿、中国太保等保险公司纷纷效仿,一时间群雄逐鹿的局面展开,行业进入高速发展期。


1997年,人身险保费收入首次超越财产险保费收入。作为“新生儿”的保险业初尝保费疯涨的喜悦,但也埋下了日后利差损风险隐患。


1992-1996年期间,银行一年期存款利率不断上调,于1993年达到10.98%的高点,为了扩大竞争力,保险公司纷纷调高预定利率,大部分寿险产品超过7%。


寿险产品预定利率越高,定价就越低,保费越便宜。在其它假设条件不变的前提下,如果一款产品的预定利率较高,消费者投保该产品时所缴纳的保费则越少,保险产品的竞争力越强。而预定利率低了,连银行存款利率都跑不过,产品就没有吸引力;预定利率高了,就容易出现利差损,卖的越多亏的越多。彼时的保险公司只管狂突猛进,将风险弃之脑后。


然而好景不长,从1996年开始,央行7次降息,一年期存款从10.98%一降至冰点2.25%;当时保险行业投资渠道受限,只能投债券和货币市场,这两个市场的投资收益与利率水平成正比关系,降息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投资收益下降。刚刚还在雏长的中国寿险业,一下被银行大幅降息“打蒙”了,巨额的“利差损”也在这个历史背景下形成。


在保险公司不断调高预定利率来吸引保户投保的同时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1999年6月,央行第七次降息,同一天,保监会下发《关于调整寿险保单预定利率的紧急通知》,通知将寿险保单的预定利率调整为不超过年复利2.5%,并不得附加利差返还条款。直至2013年8月,保监会新颁布《中国保监会关于普通人身保险费率政策改革有关事项通知》,低利率情况才有所改善。


根据平安的测算,平安1996年至1999年6月期间销售了高利率保单,平均利率为6.9%。这些保单所隐含的亏损超过200亿,而峰值时(2050年前后)的亏损将在400亿左右。


增加的遏制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开始了基建浪潮,此时CPI同比增长长期保持在2.5%之上,2.5%的寿险预定利率已成鸡肋。而监管政策预定利率不超过2.5%,虽然这一政策避免了保险公司利差损的风险,但同时也让保险产品缺乏竞争和投资管理的动力。


多轮征求意见之后,2013年8月,保监会新颁布《中国保监会关于普通人身保险费率政策改革有关事项通知》,将传统寿险定价利率的上限放开,但评估利率不得超过3.5%。


在这次改革中,产品预定利率由保险公司根据市场供求关系自主确定。允许普通型养老年金或保险期间为10年及以上的其它普通型年金保单的准备金评估利率上浮15%,这就是我们常见的预定利率4.025%的由来。


此后,年金险迎来快速增长,保险公司为抢占市场扩大规模,推出了预定利率达到4.025%产品。而部分保险公司往往在年金险之外还会附加一个万能账户,进一步提升产品收益率及对保户的吸引力。


2014年7月,中国股市开启牛市征途,大盘从2000点左右一路上涨到5178高点。保险公司借着牛市的东风,2014年投资收益率达到6.3%,行业净利润突破2000亿元。2015年投资收益率再创新高,达7.56%。


安邦、前海人寿等保险公司凭借着高预定利率的年金、万能、投连险迅速做大保费规模,跻身第一梯队,但高预定利率考验保险公司的投资能力。如果高预定利率保单仅通过投资债券、货币资产将造成利差损。而为了不造成利差损,保险公司必须通过配置权益类资产投资超过预定的利率来达到本身盈利。


2015年,前海人寿、安邦等保险公司开始在资本市场开启“买买买”模式,将多家上市银行、房地产企业收入囊中,前海人寿举牌明星电力、合肥百货、中炬高新、南玻A等股票,其中巨资增持万科A最惹资本市场关注,并由此引发“宝万之争”,最终把保险业推向舆论的对立面。资本市场开始对保险业,尤其是资产驱动的发展模式,甚至万能险都褒贬不一。


2016年12月,“一行三会”约谈前海人寿等保险公司,“保险姓保”成为主基调。2017年,保监会发布“134号文”,重点限制了万能险,投连险的附加条款追加,杜绝了万能险打包其他人身险捆绑,以及追加保费等。


总体来看,保险监管以清退投资型为主,当年那些希望学巴菲特用保险公司为自己加杠杆的“资本大佬”,或许要换个态度观赏保险公司了。


如需转载请与上海鸣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联系。未经上海鸣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80316510